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长忆传》长忆得 诱受 长忆传立场倒换

更新时间:2021-02-18 20:03:04

《长忆传》长忆得 诱受 长忆传立场倒换 连载中

《长忆传》

来源:作者:青丝霓裳分类:现代言情主角:林文泽,黛碧

《长忆传》由网络作家青丝霓裳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林文泽,黛碧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万里之外的九念听到了“流帆”二字,紧绷的后背顿时...展开

《长忆传》免费试读

万里之外的九念听到了“流帆”二字,紧绷的后背顿时松了下来,心中也不再紧张了,这流帆他是知道的,是开阳山这一代掌门的大弟子,修行恐怕也有两百余年了,对付那个踏雪应该不成问题。

他紧皱的眉头渐渐舒展开来,紧握的双拳也缓缓摊开了,伸手轻轻拂去了河面上的画面,这才见到自己掌心居然握出了血,却丝毫未察觉。

他告诉自己是因为那丫头的胎记所以才紧张她。

九念双手背在身后轻轻往前踱步,抬首望着远处的天空中的一轮弯月,恍惚中仿佛看到了谁笑弯的眉眼。

他有多久没动过喜怒哀乐这些杂念了?

——————————

流帆先道了一声“失礼了”,这才执起长忆的手腕,一只手轻轻的搭在长忆的脉搏上,微微侧着头似在聆听。

不过片刻过后,他从怀中取出一红一黑两个瓷瓶,对林文泽道:“这是师门的冰凝丸和轻身散,你喂这位姑娘服下,她受的是内伤,服下再多作休养,便无恙了。”

长忆就着林文泽取来的水,将两种药丸各服下一枚。

心中对滴水感叹道:“别说,这仙家的药丸就是神奇,一服下这伤便似好了一半。”

滴水一副鄙视她没见识的口气道:“这算什么灵丹妙药,只不过是普通的止血止疼药罢了,你这伤还需好好将养,等解决了踏雪我再给你好好温养温养。”

长忆自然没有意见。

黛碧此刻也出言唤道:“长忆,你没事吧!”

滴水没好气的道:“又来了,每次你一有危险她便躲着,有什么好处她就出来了。”

长忆心中安慰滴水道:“她毕竟是个凡人,胆小也是正常,能做到这样已经不错了。”

话语间坐正了身子,口中对林文泽道:“蚊子,我好多了,不用扶着了。你给我那个同伴也喂点药吧,她叫黛碧,她方才为了我才受的伤。”

林文泽很是乖觉,依言便给黛碧送了两枚药丸一杯水。

黛碧勉强笑了笑道:“谢谢公子。”

她笑的比哭还难看,因为她的脸每做一个表情都感觉绷的很痛。

林文泽看她笑的古怪,便多瞧了一眼。

这才发现黛碧的脸颊肿的都半透明了,两边脸蛋快赶上鼻梁那么高了,两只眼睛已经几乎瞧不见了,细细眯着变成两条缝了,这踏雪下手这么狠!竟把一个姑娘家的脸扇成这幅德行。

林文泽看的浑身不自在,感觉汗毛一根根都竖起来了,心中虽觉得黛碧有些可怜,却也不愿意多看。

不过他倒也不是嫌弃,只是有点不忍心。

对黛碧礼貌的点了点头,也不回她的话,大步回到长忆身边,见长忆坐在地上,理所当然的一屁股便坐在她身旁。

长忆见他也不嫌地上脏乱,便陪自己坐着,很是喜欢他不做作不矫情的性子,回首与他相视一笑。

二人虽是第二次见面,却犹如多年老友一般自然,丝毫没有尴尬的气氛。

踏雪眼见方才差一点便死在自己手中的长忆又被人给救了,心中的怨气大的冲天。

这小贱人运气真是出奇的好,竟每次都有人出手相救。

她方才被那蓝色的仙剑逼退,一直便阴沉着脸望着围着长忆转的两个男人。

看样子坐在地上吊儿郎当的这个不足为惧,但是那个叫流帆的,看这修为似乎并不比自己差,着实有些碍事。

她开口道:“敢问二位仙友来自何门何派?在下是妖界圣君的侄女踏雪。”

一阵微风从林中刮过来,踏雪正站在上风口。

流帆正欲开口说话,林文泽却抽了抽鼻子道:“好臭!什么味道?”

边说边起身左顾右盼的张望,还用鼻子用力的四处嗅。

长忆捂嘴,忍不住“噗嗤”一声便笑了出来。

林文泽好奇四处挥挥手道:“长忆小丫头,你知道哪臭是不是?莫非这有臭虫?”

长忆再也忍不住,笑的前仰后合,说不成话,只伸手指着踏雪。

林文泽便大胆的靠近踏雪些,细细打量这个总是要将长忆置于死地的恶毒女人。

起先因天色已暗,他光顾着看长忆也未注意这女子,此刻细细看来,表情嘛,似乎已经气极,长相嘛,妖界圣君的侄女自然不会差,只是这满头满身的褐色污渍到底是什么鬼?一直散发着恶臭,好像是……粪便?

林文泽反应过来立马伸手捏住鼻子往长忆身边跑去,口中道:“这妖界圣君侄女的喜好还真是奇特,居然将这……这……涂满全身,叫我等凡夫俗子不敢苟同。”

跑到长忆身边,松开捏着鼻子的手仍然觉得有些恶心,用手在鼻子下面一边扇一边问道:“你们妖界都是这等习俗吗?”

长忆已经笑的内脏的伤口都开始疼起来,此刻有人撑腰了,终于可以扬眉吐气的嘲笑踏雪闻一把了。

她闻言敛了笑意,一脸严肃的道:“她捉了我同伴,这是我这等妖界小民特意献给圣君侄女的。”

林文泽更是好奇:“她身上那是什么?”

长忆一脸无辜的道:“我进林子之时正好有只大老虎在方便……然后那个林子里有个茅草屋,我便借了点水……”

林文泽瞪大了眼睛道:“所以她身上是老虎的?”

长忆眨了眨圆圆的眼睛,冲他点了点头。

林文泽又抚掌大笑道:“妙啊!妙啊!小丫头你真聪明!”

作为臭味源头的踏雪,此刻脸都快要拉到胸了,整个面部都气的有些扭曲了。

这两个人也太不拿自己当回事了!旁若无人的嘲笑起她来了。

她举起手中的刀指着长忆怒道:“我与她的恩怨,轮不到你们外人来管,贱人!速速受死吧!”

流帆见踏雪举起武器指着长忆,伸手间便祭出那把蓝色的长剑,站在长忆与林文泽跟前,直直的指着踏雪。

流帆虽话不多,但他是分外疼自己的那些师弟师妹的,见着林文泽与长忆说的开心,他心中也是高兴,此刻指着踏雪,眼中的笑意还未敛去。

踏雪尖声道:“你们仙界真要为了这个贱人与妖界为敌么?”

流帆正色道:“小姐,我们不能代表仙界,你也不能代表妖界,这些事情不是我们这些人说了算的,你还是速速找个地方先洗洗澡才是正事!”

长忆与林文泽见流帆一本正经的劝踏雪去洗澡,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踏雪站在那里,知晓若是僵持下去,今日是讨不了好了,但就这么走也太没面子了。

她将目光凌厉的射向含羞。

含羞毕竟跟了她几百年,被她眼睛一瞪,顿时知晓她的心意,瑟瑟的上前道:“踏雪,要不……要不我们……走吧!”

踏雪反手给了含羞一巴掌,口中骂道:“没用的东西!”

又指着长忆道:“今日算你运气好,下回别让我再遇见你!”

长忆虚弱而倔强的道:“今日这身‘香味’只是这么多年的利息,本金等我修炼回来再跟你清算。”

踏雪一言不发转身便走,含羞捂着脸委委屈屈的跟在踏雪身后。

二人很快就消失在众人视线中。

“呼……”长忆长出了一口气,双手捂住脸哀怨的道:“幸好你们来的及时我才能化险为夷,若是你们晚来一步,便只能给我收尸了!”

林文泽伸手扶起她,道:“不是说好了在汝添城等我的吗!你怎么跑这来了。”

长忆叹了口气道:“此事说起来真是小孩没娘,说来话长!”

流帆从半空落下身来道:“前面不远处有个镇子,我们不如到那找间客栈住下再说!”

林文泽赞同道:“好啊!可是我们要怎么走?”他说着挠挠头:“我如今御剑还带不了人。”

长忆吃了药已经不痛了,感觉气力也恢复了不少,她心念暗动,雪羽“唰”的一声便展开了,照亮了身边人的脸庞。

林文泽兴奋的搓搓手道:“哇,这是什么东西!这么漂亮,还威风!”

说着便好奇的伸手去摸。

流帆思忖了一下道:“这是雪羽?”

长忆点点头眯着眼睛问道:“你也知道雪羽?”

“我曾听师父提及,这是上古异兽雪泽的翅膀,如今仅存一对,听说飞行速度极快还不大耗灵气,没想到今日有幸一睹。”流帆打量着雪羽道。

林文泽用指尖戳戳雪羽问道:“小丫头,这么好的东西,哪来的?”

长忆道:“我管一个朋友借的。”

林文泽还欲再问,流帆已经拉着黛碧上了剑,出言唤道:“有什么话到镇上再说吧!”

于是四人悄悄飞入那个不小的镇中,免不了寻个无人处降落,将一切都打点妥当,四人这才从角落里转了出来。

到街中心长发现着无人处根本久不用寻,这么一条大街上竟空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

“这镇中之人睡觉可真早啊!”长忆好奇的打量四周。

“可不是么!”林文泽也赞同。

四人在空落落的大街上溜达,偶尔见几户人家窗口透出亮光,也是大门紧闭。

好容易看到一间大门半开的,是家客栈。

小二也没有,掌柜的窝在柜台里也不出来迎。

四人自然不计较这些,进了客栈,这客栈名字倒是顺口,取自宾至如归,唤作如归客栈。

长忆四下打量着,不大不小的厅中只有三五个客人在用晚饭,除了人有些少,倒没什么特别之处。

流帆要了两间上房,吩咐做些吃食送上去,便当先往楼上走。

长忆好奇心极重,临上楼还不忘问掌柜的:“你们这镇上睡觉都这么早啊?”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