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拯救我们无辜的爱情》拯救无辜 弱受 拯救我们无辜的爱情在线阅读

更新时间:2021-02-15 05:02:03

《拯救我们无辜的爱情》拯救无辜 弱受 拯救我们无辜的爱情在线阅读 连载中

《拯救我们无辜的爱情》

来源:作者:柯小绘儿分类:现代言情主角:凤凰黄,柯小绘

经典小说《拯救我们无辜的爱情》由柯小绘儿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凤凰黄,柯小绘,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当我们买完高铁票时,距离最后一班只剩下不到15分钟...展开

《拯救我们无辜的爱情》免费试读

当我们买完高铁票时,距离最后一班只剩下不到15分钟。我俩迅速拉着行李,无视等候的直达电梯,搬着行李从楼梯跑下去。主要是我现在没有时间,不然我能拍着胸脯说,如果我在这蹲点一天的话,出现一个同样举动的台湾女生的几率等于我得前列腺癌症的几率。什么叫纯爷们,我跟韩曈曈说过,不是那些没事就鼓吹自己像个纯爷们的姑娘,而是那些男人也管你叫纯爷们的女人。比如说,我吧。

用我朋友的话说,就是我的性别和性格乱了套了。这个说法挺新颖的,让你一时之间根本分不出来是好话还是坏话。

看了一眼表,还有五分钟,我们冲上了高铁,找到了座位,连喘都没喘。对于我们这种训练有素的赶班次的人来说,这根本不能耗费自己HP值的百分之二十。

我跟韩曈曈每次出游,基本上就没有一次稳稳当当地等火车,等飞机,等客运。我俩非要每次都得追火车,追飞机,追客运。显得我俩百步穿杨,倍儿有水平。

所谓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由于我俩之前受男朋友迫害之久,重见天日之际,就抱着我要好好溺爱自己的态度。因此,我俩定了一条潇洒又牛逼的契约:旅行说走就走,城市随机,不带攻略,全凭老娘心情。

我们俩常常买了周五的票出发,周日周一就回来;在别人看来,纯粹是脑残烧钱。但是我俩却从在异地静静走走中汲取了不少能量,虽然的确是烧钱。

2012年五月末,我跟韩曈曈选择了杭州作为我们出行的目的地。周六早上的动车,由于是西站的票,因此我们特意选择了西站附近的一个很不错的酒店,为了早上能够在时间上比较从容。晚上我们两个买了红酒和香烟,即使转天需要早起,我们依旧把酒话沧桑。这就预示着,我俩起不来了。

我俩后来分析了,我们之所以后来破产的主要原因,就是因为仪式感太重了。去杭州的前一天也必须要庆祝一下,去商场一人买了一块手表,买了项链,还有维多利亚的情趣内衣,其实除了我们彼此以外,还真没有第三个人能看见。一起吃了顿日料预祝旅行美满,一起又睡了松软的大床,为了我们明日的启程时刻准备着,用饱满的体力迎接光明的第二天。

这就好比人家调侃英国人的习惯一样,英国人处处是酒鬼,处处是酒吧。周五作为一周工作的结束,大家照例要去喝一杯庆祝,周六为了周日依旧不用上班而再度庆祝;这都不奇怪,但是周四呢,为了庆祝周五就要到来了,还要去喝一杯;周日咧,作为对周末结束的缅怀,也还是要出去再喝一杯。

我跟韩曈曈差不多就是过着酒鬼的生活了。

早上我们睁开惺忪的睡眼,看了一眼表,6点20分。动车是7点15分的。按说时间已经不富裕了,但是我俩主观能动性发挥作用了,用个10分钟化妆收拾东西,然后出门,上出租车,一刻钟到西站,时间来得及。

但是,事实是我俩化妆收拾完毕的时候,手表上显示的是6点45分。我俩提着行李冲向前台,但是瞬间就崩溃了,因为前面排队的虽然只有一个人,但是他是个会议团,也就是小助理手里攥着五六张房卡。我们焦急地看了看手表,已经6点50分了。

更让人五雷轰顶的是,天公不作美,外面淅淅沥沥下着雨,出租车好不好打不好说,交通不堵车就谢天谢地了。

我拍了一下韩曈曈说,我退房卡,你去让门童帮咱叫出租车!韩曈曈拖着行李奔向门童,我焦急地望着前台,焦急逐渐变成了对前面障碍物的怨恨,他稍稍有一点缓慢的动作,我都想抽他一个耳光。

就在我们上了出租车那一刻,我看了一眼手表,牛逼,7点04分。

师傅,我上车就用一腔诚恳的心情求救于司机师傅,我们火车来不及了,麻烦您创造个合法范畴内的速度奇迹吧。

司机师傅说,哟,这个天赶着去西站,可有点吃不准啊,你们什么时候的车啊。

我刚想张口,实在难为情,便像一个泄了气的皮球,默默不语。

韩曈曈深吸一口气,说,7点15分。

司机师傅脱口而出:七点一刻??

韩曈曈深深吸了第二口气,嗯,还有10分钟。

司机师傅说,行吧,我给你们玩命开,其他的咱可就看命了啊。

我说,来吧,师傅,速度与激Qing啊。

真是遇见好人了。我跟韩曈曈到了西站那一刻是7点08分,我俩主要是时间实在来不及了,不然真想给司机师傅跪下。司机师傅跟我俩说,闺女加油啊,一定赶上火车啊。

我们一边往候车大厅跑,一边跟司机师傅说,谢谢叔叔,您好人有好命啊。

但是这两分钟,真是太刺激了。除了我因为拉肚子内急实在等不到卫生间时体会过这么生死一刻外,高考最后几分钟都没现在让我俩紧张。

我们一般都是从东站坐车,从来没在西站上过车,况且,西站刚刚翻修,所以车次并不多,我俩狂奔的时候居然看不到一个人。

我Cao,在哪啊。韩曈曈在我前面说,我可不想损失四张车票。

我是路痴,老老实实跟在她后面跑。

五月,我俩为了适应杭州的天气全部穿的超短裙,齐刷刷露着白花花的大腿,在西站大厅里狂奔,真有点赶着去投胎的意思。

不得不说,韩曈曈是个天生的识路天才,她有天赋,我俩检了票,踏上火车那一刻,火车开动了。我俩穿的花枝招展的,用齐逼小短裙磨蹭着两侧乘客的大腿和扶手往自己的座椅走去。虽然,一路上我们一直跟人家说谢谢,谢谢。其实应该是他们谢谢我们,我们的大腿一路上已经被视觉**了。

我俩坐在车厢右边第一排,我坐下之后,从双肩包里拿出一件上衣,从容地遮住了大腿。韩曈曈看着我说,我靠,为什么你有衣服遮着,我没有!

谁让你不带的。

***,说着她翻了半天,从包里拿出一条连衣长裙,将它盖在腿上。我看了她一眼,行啊,粉色上衣,红色裙子,你有点意思,金凤凰粉凤凰粉红凤凰黄凤凰啊。

柯小绘儿,你看你这低胸,就因为这个,好多男的都特意过来多打几次水了。

是吗,那我拉上。我就把拉链拉到了脖子。

恰巧有一个男士走过来,又朝我脖子以下望了一眼,但是这次我们俩四目相视。我抿嘴笑了笑,不好意思,展览时间过了,老娘不给看了!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