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汉食珍馔恋未央》汉长安城未央宫 精彩内容 汉食珍馔恋未央强攻

更新时间:2021-01-07 20:04:12

《汉食珍馔恋未央》汉长安城未央宫 精彩内容 汉食珍馔恋未央强攻 连载中

《汉食珍馔恋未央》

来源:作者:辛陨御分类:现代言情主角:闵儿,云都

火爆新书《汉食珍馔恋未央》是辛陨御所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闵儿,云都,书中主要讲述了: 第18章有客上门(1) 翌日清晨,冬日里难得露...展开

《汉食珍馔恋未央》免费试读

第18章有客上门(1)

翌日清晨,冬日里难得露出了一丝暖阳,照的这个僻静破落的院落仿佛也会发光了一样。未央这一夜睡得并不好,这许多年都是住在自己家的老宅院里,一睁开眼就是自己熟悉的小院,然而现在却改换了地方,难免有些不适应。闵儿似乎也是如此,早早的就醒了,现在已经去院子里打水去了。

未央收拾着被褥,这些事情她早已习惯了,父亲过世之后,她这个大小姐就变得有名无实,闵儿还小很多事情也指望不上,因此未央习惯了什么事都亲力亲为,虽然闵儿还总是不愿意改口,始终叫她小姐,但是未央自己却从未以小姐自居。

“小姐,小姐……”闵儿又风风火火的从外面跑了过来,似乎是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怎么了?”未央担忧的问,出门在外,难免会有一些不安,生怕出了什么事情。

“你快出来看看。”闵儿也不把话说完,撂下这一句,便又跑开了,未央收好被褥,赶紧追了出去。只见昨天晚上看到的那个破败的院子只过了一夜的功夫竟然全都变样了,晒干的药草已经分好了种类,分门别类的放进了笸箩搁在架子上,院子里的杂草几乎都不见了,地面也平整了不少,露天的灶台也擦洗过了,上面的陶碗不见一点灰尘,就连昨日排在墙边的那些熬药的罐子似乎也比昨天要亮了。灶上的大锅里正不知道在煮着什么东西,懒伯坐在旁边的长凳上,正在打着瞌睡,显然是一夜都在忙碌,未曾休息好。

“小姐,这些不会都是他做的吧?”闵儿小声的问。

“我倒也想不出旁人。”未央说道。

“没看出来,这个大叔懒踏踏的,做起事儿来倒是挺利落的。”闵儿说道。

“闵儿,不可以没有礼貌,要称呼他懒伯,不要失了礼数。”未央说道。

“知道了,小姐。”闵儿瘪了瘪嘴。主仆二人洗漱完毕,懒伯已经把早饭端上了桌,餐食并不丰盛,只有两碟酱菜,每人一碗稷米粥,还有一块蒸糕。食物都冒着热气,显然是早晨新鲜做好的,未央只觉得眼眶有些温热,许久了,不曾有长辈这般关照着自己和闵儿。

闵儿显然是饿了,谢过了懒伯,端起小碗就喝起了稷米粥,然而只刚喝了一口,就变了脸色。看她那个样子,只是怕失了礼数才勉强没有把嘴里的米粥吐出来,憋着劲吞了下去。未央也尝了尝各种食物,忍不住皱了皱眉,勉强吃了几口,便说自己已经饱了。心说,恐怕是因为师伯擅长医术,就把所有入口的东西都做得和药一般了。这稷米粥并没有煮熟,米粒依旧是硬的,沉在碗底,能喝的也只有表层的一点汤水。两碟子酱菜,一碟完全吃不出味道,另一碟却又咸过了头,未央甚至开看到了一整块没有化开的盐巴。那块蒸糕明显蒸的过了火,就像是掉进了什么汤羹里面一样,一入口便没了,水分太大,一点口感也没有了。

懒伯吃了几口,亦觉察出自己的厨艺不佳,大声的抱怨着炉火不好,用的水也不太行,盐巴结了块,让人恼火。

“早晨便先这样吧,委屈你们俩了,中午想法子给你们调换调换。”懒伯不好意思的说。

“让您费心了,不碍事的。”未央懂事的说,懒伯笑了笑,满眼的赞许,此时门外忽然响起了敲门声。

“嗯,看时辰,也是该来了。”懒伯嘟囔了一句,闵儿乖巧机灵,早就颠颠的跑过去,开了门。

“懒伯……”闵儿看了看门外的人,竟有些不知所措。只见外面来的人是两个乞丐,一老一少,两个人全都穿的破破烂烂,身上背着麻布袋子,鼓鼓囊囊的,不知道揣了些什么。

“嚯,几天未见,老懒,你这院子是换了脸了嘛。”那个上了年纪的乞丐大声的吆喝着,声音洪亮,底气十足。

“老不死的,你这是好了,连说话声音都有劲了。”懒伯笑着迎上去,似乎是老熟人了,“栓子也来了。”懒伯和那位年轻的乞丐打招呼说。

“过来谢你治好了我爹的眼疾。”那年轻乞丐笑嘻嘻的说,一边把那个麻布袋子扔在了院子里。里面似乎是什么活物,扔在地上的麻布袋子鼓囊囊的蠕动了几下。

“杠头,那件事儿可摆平了?”懒伯问道。

“那几个小子,仗着我眼睛坏了,真当我瞎了不成,偷东西,呸!被我一顿好揍,赶出云都了。”名叫杠头的老乞丐大笑着说,半带骄傲,半带炫耀,“哟嚯!你这儿有客人?这么俊的姑娘家也来瞧病?”老乞丐打趣的说。

“别乱说。”懒伯回头看了看未央和闵儿,“那是我两个侄女,过来我这边暂时落个脚。”

“哈哈,原来是亲戚,怪不得你这院子像是涂了脂抹了粉似的,原来里面藏了两个美娇娘。”杠头大大咧咧的说,一边朝着未央和闵儿挥手。

“从你这个老不死的嘴里就说不出来一句好话。行了,赶紧走吧,我可不留你吃饭。”懒伯这边就准备撵人了。

“留我吃饭?你可算了吧,你做的饭,那可不是给人吃的,两位姑娘可要当心喽。”杠头说着便回身走了,也不气恼。而未央倒是觉得,杠头说懒伯做饭的问题,倒是很有道理的。

“对了,栓子,帮我带个话。”懒伯叫住了栓子,递给他一枚竹简。

“放心吧。”栓子收了竹简,似乎早有默契,也没有问送去哪里,只是小心的收到了腰间的围带里。

“让你们见笑了,这两个家伙嘴里油滑惯了,你们不要介意。”懒伯有些不好意思的解释道,一边有些紧张的搓着手。

“不碍事,您别放在心上。”未央把手里正在摘得药草递给了闵儿,一边走过去准备收拾那个放在的地上的麻布袋子。

“哎,使不得使不得,怎么能让你做这些事情,赶紧进屋,歇着去。”懒伯说着便跑过来夺未央手里的麻布袋子,而此时外面又响起了敲门声。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