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妃同小可》非同小可是什么意思 GL 妃同小可强受

更新时间:2019-09-03 12:40:43

《妃同小可》非同小可是什么意思 GL 妃同小可强受 连载中

《妃同小可》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呆小麦分类:古代言情主角:夏如浅,李安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呆小麦原创小说《妃同小可》,主角是夏如浅,李安,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都下去吧,本宫和王妃说说话。” 一到凤央宫,皇后就挥退了所有的侍女。 夏如浅瞥见最后离开的侍女将大殿的门关上,立即觉得不对。...展开

《妃同小可》免费试读

“都下去吧,本宫和王妃说说话。”

一到凤央宫,皇后就挥退了所有的侍女。

夏如浅瞥见最后离开的侍女将大殿的门关上,立即觉得不对。

可是,还没等琢磨出哪里不对,皇后一巴掌正中夏如浅的左脸。

这一巴掌皇后倾尽了全力,夏如浅又没设防备,被那力道一带,重重的摔落在地。

她立马捂着脸看向皇后。皇后几乎是怒不可遏,指着夏如浅大声训斥:“你这个祸害,你到底是何居心?昨晚为何救九王爷?皇上苦心经营的全被你毁了,说,你是不是背叛了皇上?”

夏如浅霎时脸色发白,一下子就明白的皇后的意思。

倘若昨晚自己不插手,那么王爷必死无疑,那就不存在什么博弈了,皇位自然也稳固了。

然而自己无心的举动,将必赢的一盘棋搞输了,自己本是皇上这边的人,那刺客应是不会伤害自己的,而自己却多此一举的逃跑在任何人看来都是有问题的。

难怪王爷会问自己为什么救他,难怪皇后这样生气。

看来若不是自己还顶着王妃这一顶帽子,早就被皇上赐死了。

心电急转,夏如浅连忙跪好:“皇后明鉴,昨晚事态突发,浅浅一时惶恐,没有料到是皇上的计策,慌不择路,并不是有心要救王爷,更没有要背叛皇上!”

“哼,慌不择路,慌不择路正好顺便救了王爷吗?”

“皇后娘娘,浅浅虽见过市面,说到底也是个小女孩,看到刺客慌张也是有的,更何况她是你的表妹,还能去向着别人?!”夏邑林从旁殿走出来,斟酌着为夏如浅说请。

夏如浅有些吃惊,原来这位竟是自己的表姐,怪不得父亲是皇上那边的,那皇后应该不会太过为难自己,忙说:“姐姐,浅浅真的是吓坏了,怎么可能去救那个易君泽,我嫁给他不就是为了除掉他嘛!”

皇后很明显有些动摇了,但仍不肯松口:“就算是这样,你以为皇上会放过你吗?”

“还请皇后娘娘开恩。”夏邑林说着就跪了下去。

夏如浅忙学着也伏下身子:“请姐姐开恩。”

皇后叹了口气,将夏邑林扶起:“舅舅快快请起,皇上的性子舅舅也是知道的,九王爷易君泽是他的亲兄弟,又有军功在身,不好明目张胆的对付,朝野中支持他的却大有人在,皇上寝食难安。好不容易,探子来报他的暗卫不知何事悉数派出,才得了这么一个空子。煮熟的鸭子飞了,叫皇上怎么甘心!”

皇后转头看了看夏如浅:“嫁入王府这许久,也没送出什么有用的消息,让你找的东西也不见你放在心上,真真是废物,实在不行让如琦也去王府吧!”

“是啊,如琦到也是个机灵的!要是让她和如浅联手,说不定能有所发现呢!”夏丞相思索着开口:“不过,皇后也不要着急,皇后也知道,近些日子太后一直找浅浅的麻烦,应付太后还应付不过来,哪有心思找东西啊!”

“正如父亲所说,最近太后总是宣浅浅入宫,浅浅实在是腾不出时间来!”夏如浅急忙说。

“嗯,太后对你不满,本宫也是知道的,这件事本宫自会跟皇上说,不过,你也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才是,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要好好掂量掂量!别再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到时候,谁也保不住你!”皇后严声厉色的说。

“浅浅谨记姐姐教诲!”

“好了,下去吧!”皇后揉揉太阳Xue表示有些乏了。

夏如浅连忙告退与夏丞相一起退出来。

“浅浅,你到底怎么回事?你知不知道你险些就失了性命?!”夏丞相一脸的严厉。

“父亲,浅浅知错了,定然不会再犯这样的错误。”夏如浅知道,此时不是反抗的时候,必须顺着他们来才行。

夏丞相又嘱托了夏如浅几句,才放过她。

夏如浅离开皇宫的时候,脑袋几乎停掉了。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如何上的马车,又如何进的院子。

满脑子都是该怎么办、该怎么办?

如果不是王妃头衔在这里,恐怕自己早就是死尸一条了。

就算现在还活着,有朝一日王爷死了,皇上也不会让自己好过。

不能在等了,必须去跟王爷摊牌,必须寻求王爷的保护。

反正自己更多时候是待在王府的,再说自己还救了王爷一命,说不定他会放自己离开。

夏如浅从床上跳起来,只穿着一身亵服,光着脚丫就往外跑。

王府书房。

“如王爷所料,果然有叛徒,要不要属下处理掉他?”

昨晚事情一出现,九王爷就知道必定是暗卫队混进了什么人,否则皇上是钻不了这个空子的,他回到王府立马着李安去查,果不其然。

“哼,没有人可以计算本王不付出代价,此人如是,皇上也如是,你且不用管他,我自有安排。”

九王爷处理完正事,着人熄了灯,准备休息。忽的听见外面一片嘈杂,立即警觉起来。

“王爷,王妃来了。”李安高声说。

九王爷有些不明白,这三更半夜的,她是过来侍寝的吗?

“让她进来吧。”

九王爷有些被自己逗乐了,她还不至于会给敌军侍寝吧!

抬头看见她的时候却是笑不出来了。

“你怎么了?”

“我”,夏如浅跑出来才惊觉自己没穿外衣和鞋子,夜晚又凉,冻的直哆嗦,见王爷问自己,一个字卡了壳,再也说不出,泪却开了闸,止也止不住。

九王爷看了夏如浅许久,还是走过去将她打横抱起来,一边吩咐李安去厨房端碗姜汤,一边将她放到床上,又拉过被子给她盖上,坐在床边看她。

夏如浅委屈的不行,遇到这些莫名其妙的事,再坚强的人怕是也要奔溃了!

所以,这一哭自是要哭个痛快!

夏如浅看见九王爷盯着自己,觉得他是自己的救命草,张开手就要去抱。

九王爷看她张开双手向自己靠过来,立即皱着眉向后倒去。

这一倒,夏如浅哭的更凶了!

九王爷皱皱眉,狠了狠心,终究还是正回来原位,让夏如浅抱住了自己。

九王爷明白为了救自己,今晨她怕是受了不少委屈,只是哭成这样,不知道还有没有别的原因。

九王爷无言的拍着夏如浅的背,任她将泪打湿自己的衣衫。

许久以后,夏如浅的哭声才渐渐停止,九王爷听着她呼吸绵长,有些惊讶,扶起来一看,果然睡着了。

你对我很放心吗?在本王的怀里也能睡着?!

九王爷自嘲的笑笑,将夏如浅放倒在床上,盖上被子,任她会周公去了。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