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美人执扇清盈袖》美人执扇的诗词 RPS 美人执扇清盈袖男妃文

更新时间:2019-08-27 16:00:59

《美人执扇清盈袖》美人执扇的诗词 RPS 美人执扇清盈袖男妃文 已完结

《美人执扇清盈袖》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齐小翙分类:古代言情主角:孟贵妃,青棠

独家完整版小说《美人执扇清盈袖》是齐小翙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孟贵妃,青棠,书中主要讲述了: 不得不说,御墨司确是个极佳的所在。草叶葳蕤,雅木葱茏,殿堂内修葺得十分雅致,中以行草书“翰墨流芳”四字,令人观之可亲。又有雨湖中...展开

《美人执扇清盈袖》免费试读

不得不说,御墨司确是个极佳的所在。草叶葳蕤,雅木葱茏,殿堂内修葺得十分雅致,中以行草书“翰墨流芳”四字,令人观之可亲。又有雨湖中百千锦鲤可供观赏。若是有这样一处书楼可让人长期定居,倒也不失为一桩妙事。

“哟,二位姑娘这是要去哪儿啊?”众人循声望去,却是孟贵妃咯咯笑着甩袖步入凤仪宫,见了皇后只是半屈膝着随意一敛祍。

“娘娘端安。”我和白蕖低眉对着她一礼。

皇后有些讪讪,不过旋即掩饰了过去,笑道:“孟贵妃怎么得空前来?”

“宫里闲着无事,过来看看娘娘,可巧了,清雅堂两个姑娘也在。”她施施然坐下,并不看向皇后,只是专心于水葱似的指甲上,新染的蔻丹。

“才听娘娘吩咐什么,这舒姑娘是要去哪儿呢?”

皇后咬咬唇,表情有些不大自然:“无事。不过是让朱蕤引了去御花园转转罢。”

“如此一来,竟是妾来的不凑巧了。”

我一见她,想起她安插在我堂室内的青棠,又联想起被青棠害的差点落胎的芍姐姐,心下不免恨恨,掩饰着不露出憎恶的神色,依然一副卑躬屈膝的温顺模样。

她的眼风有意无意地扫过我:“记得上回本宫诞辰赏给舒贡造的两个宫女,可还好使?”

我正要回答,却听白蕖生硬道:“谢贵妃娘娘关心,她们很听话。尤其是青棠。只是臣女私心想着,这宫女是皇上所赏,宫帷内事也该由皇后娘娘过问才是。怎么娘娘倒先过问起臣女和姐姐来了。”

她特特咬重了“听话”二字。

孟贵妃显然没把她放在眼里,睫毛轻蔑地一挑,呵了一声道:“本宫不过随口一问,二姑娘也忒认死理了。”

她由宫女扶起了身,草草行了一礼:“嫔妾宫里头还有些琐事,就不叨扰娘娘了,嫔妾告退。”

不知是我眼神差了还是确有——孟贵妃离去前仿佛深深瞅了白蕖一眼,就抬首而去。我登时有些不安。

待她走远,我方轻道:“娘娘。”

“嗯?”

“臣女斗胆问一句,孟贵妃娘娘可是有一双儿女呢?”我咬唇,定定看住地面。

说起子嗣,她的温柔眼光如星火坠入冰冷的湖水,一下便湮灭,做了阴暗惨淡模样:“是有一个皇子,一个帝姬。是三皇子钟离澈,澈儿,还有淑慎帝姬,小字猗兰,是个聪慧可爱的孩子。”

说起她并不喜欢的孟氏的子女,她的眼中依然泛起一种柔情。又不像是嫡母的得体笑容,而是纯粹的,对自己孩子的爱。

让人有些心酸。

我突然领着白蕖行了个大礼,郑重跪倒下拜:“来日云意愿送娘娘一份大礼,到时还请娘娘笑纳了。时候不早,臣女先行告退。”

我说完,才携起白蕖的手,恭恭敬敬地辞了皇后,才由着听得一愣一愣,方转圜过来的朱蕤引去了御墨司。

待朱蕤将云意和白蕖引至,我便笑吟吟道:“还劳烦蕤姑姑亲自送来,确是云意太不识相了。既然已到御墨司,云意和舍妹也大抵知道回去的路——想必皇后娘娘身边诸事众多还需要姑姑,就请姑姑先回吧。”

朱蕤恭谨道:“姑娘客气。”说着便福了一福便躬身离开了。

我见她远去,方才松了口气,对着白蕖轻轻呵斥:“你刚才也太冲动了,不说孟宜芙是万千宠爱的贵妃,怎好轻易得罪,你这样一说怕是打草惊蛇,别让孟氏以为我们已经知道青棠是她宫里派下来的。你忘了平时我是怎么教你的么?”

白蕖一听孟氏就没好气,咬着牙低声骂道:“孟宜芙这个贱人!害的姐姐和姐姐险些没了命!我看了她就来气!真狠不得上去给她一个耳光才痛快!”

我一惊,连忙捂住她的嘴:“你不要命了?说话越发没规没矩了!你要知道这儿可是皇宫——要让别有用心的人听去了,坐实你一个攀诬嫔妃的罪名,十个脑袋都不够你砍的!”

我放开她,她不再说话,神情有些喑喑。叹了口气:“这么多年了,还是没学会谨小慎微些。要是能学得你姐姐十分之一的慎重缄口——唉,不说这个了,说到底,从心里我还是希望你能一直这样口无遮拦,随心所欲下去,起码活得痛快些……别被这勾心斗角的事儿磨合得长袖善舞,刻薄世故。可惜身在是非中,哪有明哲保身的道理。”

她低头小声嗫嚅:“知道了,姐姐。”

我笑笑:“莫说这些了。走吧,咱们去御墨司看看。”

才说着,揽过她的双肩要走,忽听有物落水的哗啦声激起水花昂扬,继而却又可怖地发闷——在那壁厢传来,接着几声扑腾,就化为如死沉寂不复有声。

这声音没来由的古怪。直听得我和白蕖心惊肉跳,下意识就调转了方向往雨湖的方向奔去。

雨湖原名雨歇湖,极大,东边就是曲折绵延的寒雨廊,夏日莲花盛开,嫔妃多游览观赏,如今临近暮春时节也有不少宫女内监经过打扫,而西边的御墨司向来少人来往,是极清幽的地方。又有谁会在此处落水?难不成是宫女受不了折磨才……不不,宫女自戗可是大罪,这么能这么糊涂……

正想着,白蕖早已拉住我在湖边急停下,慌忙探寻着——就见那边厢碧蓝如玉的湖面下隐约有个粉蓝色的身影,小小的一团无力挣扎着,似乎快要沉溺下去。

我想要跳下去——可顾忌自己仙身的属性和身体状况实在不适宜碰太多水,正着急不知如何才好,便觉身边一袭白衣身影蓦然消失,坠入水中,扬起的水珠璁珑扑到我面上,濡湿了我的衣裙,这才回过神来惊呼:“蕖儿——”

我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白蕖是在南方长大的,深谙水性,是白伯父升迁后才搬到的云京城。可我还是怕极了,环顾四周,直奔向湖边一枝开尽了花的老桃。

悄悄动了暗术,这才拗下一段碗口大的木枝,顾不得其他就连忙扔进了湖,竭声呼喊:“蕖儿,抓住!”

她早已抱住那孩子,凫着水探出脑袋,吃力地伸手扳住我丢下去的桃木,往岸边划来。我半跪在湖畔,伸手去接白蕖手里粉蓝色的小小身躯,轻置在身旁,又发狠了似的拽住蕖儿的手将她拉了上来。两人浑身湿漉漉地,只是缓了缓片刻,又抱起那女娃娃,将她喝进去的水全控出来,这才瘫在地上,怔怔地直喘气。

我拿了帕子转首就去擦蕖儿的脸上的淋漓水珠:“怎么这么傻,不顾一切就跳下去了,都道雨歇湖水深,水性再好也没你这么来的呀……”

她掖掖粘腻的鬓角,绞干了湿重的双袖,浅笑道:“姐姐放心,我这不是没事儿嘛,看看那小姑娘吧。”

那小女孩也才六七岁的样子,斜躺在我和白蕖身侧,忽然咳嗽几声,才缓缓睁开了眼。眯着眼看了看我们,口中不知咕咕哝哝说着些什么。

我连忙把她扶起,柔声问道:“小姑娘,你现在感觉好些了吗?”

女孩子睁着恐惧的眼眸望着我,又胆怯地望了望白蕖。

白蕖替她擦去脸上的水:“你别怕,是我和姐姐救你上来的。”

她像是缓过神,知道害怕了,放声大哭起来。我忙抱紧她湿透了的身子好言安抚。蕖儿忧心道:“姐姐,这样湿着会冻出病来的——可去哪儿替她换衣裳呢……要不要……去禀报皇后娘娘?”

“你也浑身湿透了……唉!”我眉头紧锁,一下子也拿不定主意。女孩抽噎着,好容易安静下来,嗫嚅道:“我……我叫锦瑟。”

我和白蕖惊愕地对视一眼——是合欢帝姬!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