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月影醉星辰》月影醉柔情 全文章节 月影醉星辰男妃文

更新时间:2020-07-22 08:02:49

《月影醉星辰》月影醉柔情 全文章节 月影醉星辰男妃文 连载中

《月影醉星辰》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小龙仙姑分类:耽美小说主角:沈星辰,沈煜

主角叫沈星辰,沈煜的小说是《月影醉星辰》,它的作者是小龙仙姑最新写的一本耽美小说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虽说方才沈煜已拉开过那门,但也只是试探,并未用力,最多算是一道缝隙。 眼下虽是非拉开不可,但却不知完全拉开后会生出何种变故,为了...展开

《月影醉星辰》免费试读

虽说方才沈煜已拉开过那门,但也只是试探,并未用力,最多算是一道缝隙。

眼下虽是非拉开不可,但却不知完全拉开后会生出何种变故,为了以防万一,沈煜还是让沈星辰暂时退开了一点距离,自己再上前双手握住了门上那个把手。

缓缓吸了口气,沈煜手上使力,向外一拉,跟着便快速闪到一旁。

随着轻微的石门开合的钝重声及那打开的两扇门扉敲击在缸内的沉厚回响,沈煜所担心的一切均未发生。

没有暗器也没有埋伏。

只有石门大开,激起的一阵细碎的粉尘,星星点点,还带着一股阴冷的湿气自下方席卷而上。

两人凑到近前,见那大开的门扉卡着缸壁,而门内入目幽暗一片,只隐约能看清入口处的石阶顺势而下,延伸进更深处的墨色中。

最后一丝亮光都被扯进了晚霞之下,天已大黑。

二人之前只顾着找人,并为注意到天色明暗,也无甚在意,直到此时被完全罩在了夜色之中,却是不得不先去找寻能用作照明之物。

黑暗中,沈煜将影月出鞘三分,月华流转,幽若明灯,幽幽流淌于这宽阔厅堂内,倒也能解燃眉之急。

只听得“哧”一声之后,沈星辰托着一盏油灯,出现在沈煜面前。

沈星辰见沈煜望着自己,脸上有不解之色,遂笑着对他开口解释道:“方才进房找人的时候无意中发现的,想着应当是有用,顺手就拿了,没想到还真派上用场了。”

沈星辰方才大约是注意到了天色变暗,见有油灯便揣在了怀里,以备不时之需。

听了这话,沈煜却微微皱了皱眉。

“师哥放心,若是平时,我绝不会随便拿别人东西的!”

沈星辰大致猜到了沈煜的心思,于是立即出声向他解释。

“嗯!”

沈煜的眉头又悄无声息舒展开来。

“那师哥,我们先下去吧。”

沈星辰说着,一手托着灯,一手按在缸沿上,就想往里迈腿。

沈煜却走过去扯扯他的衣袖,示意沈星辰先等一等。

“我先下去吧,你跟着我!”语气不容置喙。

“好!”

想着自己又冒进了一次,沈星辰有些不好意思,尴尬的伸手在自己脑后随意抓了两下。

沈煜一手撑着缸沿,微微提气,跃身进了那石门,稳稳落在石门内的台阶上,然后伸手将沈星辰递给他的油灯接了过来。

他顺着台阶往下走了几步,让出一些距离方便沈星辰下来。

等沈星辰也跳进来之后,沈煜交代了一句“留神脚下”便率先朝黑暗中走去。

沈星辰紧紧跟在沈煜身后,时不时越过沈煜朝前张望。

他们此刻是自上而下顺着阶梯走,是以沈星辰站的位置要比沈煜高出一点。

从沈星辰的位置向前看去,这乃是一条幽深绵长的地道,越往下阴沉之气越重,想是建在这地下的缘故。

沈星辰的手在往下走时不经意拂过墙面,冰冰凉凉又略显粗糙,可见修建之时也未曾用心,应当只是做来应急之用。

地道逼仄,空气中散发着一股久未通风的腐朽之气,整个地道万籁寂静,静的只剩他二人的呼吸声充斥耳旁,飘散而过。

两人又往下走了须臾,终于来到了地道的尽头。

尽头处忽然豁然开朗起来,一个巨大的石室呈环形出现在二人眼前。

只是这石室却是空空如也,一眼便能望尽,二人查看了片刻,只好再继续往深处走去。

谁知这石室深处却是一个分叉路口,一左一右两条石道分立两边。

这两条石道看来一模一样,两人只好停下来思索该走哪一条。

“师哥,这…左边还是右边…”

沈煜此刻也不知该如何抉择,一时间也不知该如何回答沈星辰。

“要不,先走左边,再走右边?”

沈星辰的年纪比沈煜小了许多,想法自然也简单了许多。

眼下看来也只有这一个方法。

“好!”

虽然沈煜方才想过两人分头行动,但是这石室虽看着无害却又处处透着古怪,谁也不知这石道的尽头会有什么危机在等着他们,万一真遇上危险,两个人总比一个人要好。

沈煜应了沈星辰,便托着油灯,先进了左边的地道。

左边这条地道不算长,两人走了一会便来到了一间石室前。

这间石室相比外面那间要小许多,像是被硬生生从内部抠出来的一小间,显得尤为突兀。

沈煜提着灯先走了进去,沈星辰随即跟上。

油灯的微光慢慢在石室内收拢,将这内里境况照的一览无余。

这石室里摆着一张石床,石床之前有一张石桌并几张石凳,桌上空无一物,沈煜用手轻轻扫过,沾染了一些薄尘。

这尘很新,不像是长年无人打扫,应当偶尔有人踏足此地。

沈煜又抬眼往石室内其他地方看去,最深处的角落里靠墙并列着几只坛子,坛口皆被木板盖的严严实实。

沈星辰也察觉到了,他径直走到坛前,手已经放在了木盖之上,眼看着下一刻就要揭开,却不知想起了什么,又生生顿住收了回来,转身朝沈煜看过去。

沈煜朝沈星辰微微点了点头,未拿灯的那只手绕到身后放在了影月的剑柄上,慢慢走到了沈星辰身旁。

沈星辰的手捏住了盖上的把手,然后对着沈煜,无声用唇语数着“一、二、三”,“三”字刚出口,他便一把揭开盖子,一股酸腐之气扑鼻而来,只往二人鼻孔里面钻。

沈星辰站的更近,被这气息呛的咳了好几声方才停下。

沈煜收回按在剑柄上的手,轻轻拍了拍沈星辰后背,帮他顺气。

“师哥,我没事!”

待那气息稍稍冲淡了一些,两人再往坛中一看,原来只是些腌制过的白菜梆子。

沈星辰又打开了另外几只盖子,结果无一例外全是这些类似的东西。

看这里的摆设,应当是应急躲避之用,可能是不走山贼的行当了,所以这地方便被他们当成了存放物品的地窖之用。

这几只坛子无甚可疑,两人只好举着灯又仔细照过其余每一处,见这石室实在没有什么特别,便原路返回到之前的岔路口,又进了右边那条地道。

虽说左边地道内没有危险,但沈煜仍是不敢大意,走的也比之前更为谨慎。

右边地道的尽头同样也有一间石室,方才他们往左查探时,门是开着的,而眼下这一间,门却关得严实,两人的心也立时紧张起来。

沈煜将油灯递给沈星辰,自肩后取下影月握于手中,然后才动手去推那石门。

他试探着推了那门一把,这一下竟只是推开了一条小缝,他往里看了看,奈何内里一片漆黑目不能及,他只好用了全力,一把将门用力推开。

面对着满室的漆黑,两人对视一眼,沈星辰站在沈煜身旁,举着油灯,沈煜则把剑横在身前,两人一起往里走去。

微弱的烛光噼里啪啦,这地下空气不流通,眼看着那跳跃的火光隐隐有收势之意。

正当沈星辰用手去拢住了溃散的烛光,且这烛光洒落身前,照在了地上,眼前情景却让他二人触不及防连退数步。

十几个人横七竖八靠在墙角,俱是一眨不眨盯着他们,眼中盛满了恐惧。

想不到寻了这好半天,竟是在此处寻到了人。

就这么两相沉默了许久,沈星辰终于忍不住上前,站到了他们身前,开口问道:“你们…是山贼吗?”

虽然他知道自己是明知故问,但这些人的穿着打扮,看起来实在是与山贼沾不上边。

无人开口回答,回答他的只是死一般的寂静,这些人明明睁着眼,胸膛起伏不停,却都如死尸一般,一声不吭。

“那人在哪?”

沈煜在每个人面上都扫了一遍,却并未发现吴源口中所描述之人。

这十几人却仍是沉默不语。

“你们到底…”

沈星辰话未说完,就见这群原先哑口无言的人全都瞪大了眼睛,面上的表情霎时变得惊恐万分,好似被什么人大力扼着他们的脖子,几欲窒息之态。

他们的这份恐惧却不是对着沈星辰,而是将目光全都投入到他身后。

沈星辰意识到危险立马转身,只听得“叮叮”两声,一道耀目的白光当头当脸朝他面上劈来,却被另一道更为流转的月之光彩挡在额前。

是影月!

是沈煜握着影月替他挡下了这灭顶之灾!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