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一生一世寂浮生》一生一世 NP文 一生一世寂浮生精彩试读

更新时间:2019-08-13 18:52:47

《一生一世寂浮生》一生一世 NP文 一生一世寂浮生精彩试读 连载中

《一生一世寂浮生》

来源:成都书韵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作者:无心树上无花果分类:主角:慕容瑾,慕容连

独家完整版小说《一生一世寂浮生》是无心树上无花果最新写的一本玄幻奇幻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慕容瑾,慕容连,书中主要讲述了:皇宫的训马场上,马蹄践碎一地残雪,扬鞭一声呼喝,红衣的少年和绿衣的少女,迎着漫天飞舞的白雪,策马奔腾,一骑千里。衣袂飘飘,绿衣的少...展开

《一生一世寂浮生》免费试读

皇宫的训马场上,马蹄践碎一地残雪,扬鞭一声呼喝,红衣的少年和绿衣的少女,迎着漫天飞舞的白雪,策马奔腾,一骑千里。衣袂飘飘,绿衣的少女一夹马腹,空中响起鞭子挥舞的声音,马蹄声犹如鼓点,惊起枯叶盘旋,风起云涌。白马便迎头赶上了红衣少年的黑马,在风雪中乘风破浪。

红衣少年不逞多让,亦是大喝一声,很快,二马齐平,不分高下。眉目、头发、衣襟,浑身上下的每一处地方,都带着一股洒脱不羁的味道。二马所过之处,雪花四溅,风声喝喝,鸿雁惊飞,鸟雀离枝。

后来,她再也没有和谁痛快地赛上一场马,他也再没爱上哪个正值盛年的姑娘……

……

夜凉如水,月黑风高。

清廉殿里空落极了,慕容瑾御斜倚在软榻上,散了发髻,手执一卷经书,目不斜视,高贵的气质与生俱来,足以得到任何一个女子的青睐。

良久,门帘掀起,走进一个高发,红衣的少年。慕容瑾御见来人,缓缓放下了经书。

“皇兄,你找我?”

“嗯。”慕容瑾御走向慕容连生,“连生,当日,朕命令你守在皇宫南门,接应皇后,但你是后来才赶到清廉殿,这期间发生了什么?”

“这……皇兄,当日臣弟与一干人等赶到南门的时候,只见丞相大人和一干御林军守卫在那里,臣弟不敢与他们发生正面冲突,以免泄露了此事,便偷偷饶到了北门,并命令暗卫通知皇嫂,让她饶到北门来。可是……”

慕容瑾御眉心微皱:“可是什么?”

“可是臣弟在皇宫北门等了许久也不见皇嫂到达,便偷偷潜入了清廉殿,没想到,清廉殿里灯火通明,皇嫂竟然已经带着皇兄你从南门进入清廉殿了。只是当时情况紧急,臣弟顾不得那么多,只想着赶紧为皇兄你医治内伤,并没有顾及其他。”

慕容瑾御沉吟了片刻,又问:“我们进入冰室以后,你皇嫂可在清廉殿等候?”

“应该……有吧。”慕容连生挠挠头,声音弱如蚊蝇。

慕容瑾御挑眉看他,慕容连生为难地笑笑,苦着脸说:“皇兄……这,这臣弟我也不知道啊。”

深深地看他一眼,慕容瑾御负手不再说话。

慕容连生倚在桌案旁,眼观鼻,鼻观心,亦不敢造次。可是,回想当晚,似乎还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诶,对了皇兄,那天晚上你有没有听到笛声?”

“笛声?”慕容瑾御细细地回忆起那一晚,笛声……那一晚,好像是有一阵清丽的笛音在清廉殿里回旋。那笛声时而低沉婉转,时而激昂慷慨,时而凄厉悲切,时而悠长绵延,久经千转,余音绕梁。哪怕他尚在昏迷,也清楚地听到了那笛子的声音,萦绕在脑海里,久久不能忘怀。

疏一口气,慕容瑾御低声说:“朕听到了。”

如今,隔着窗栏外的茫茫雪景,他已经能想见,那一晚,是怎样清冷孤寂的夜晚,皓月之下,蓝衣翩翩的人,如何素手执玉笛,婉转奏出一曲清歌。又是怎样催人热泪的一幅壮景,才使得一夜之间天亦老,雪花纷飞。

旁人可能不知道,那一晚,就是那笛音,一直引着他的神智,把他从鬼门关又拉了回来。听到笛声时,潜意识里他就知道,她在等着他。真正牵挂的,是笛音后面的那个女子。

后来数个在冰室里度过的寒冷的夜,笛声再也没有响起过。

原来,那一晚,她就已经被带走了。

冷眸古水无波,平静的面色下却是被惊涛击打的心田。慕容瑾御走出偏殿,回首对慕容连生说:“你回去罢,这几日都不要进宫了。”

“是。”慕容连生不敢多问,只得拱手告退,“臣弟告退。”很快就走出了清廉殿。

慕容瑾御坐在桌案前,从袖里掏出一个黄澄澄的小册子,玉指轻轻拿起,只一瞬间,那册子便粉碎成纸屑。

帝王之家,总是有太多的牵绊和无奈,哪怕只是想与爱的人一起相守到老的这样一个简单的心愿,在寻常布衣家,或许轻而易举,只要彼此心志坚定,必能恩爱和谐,白首偕老。但身在宫廷,生而为王侯将相,这样的愿望,是多么大的奢望!

高慕台上寒风呼啸,雪花纷纷而落,固执地堆砌出一方方雪地,洁净而美好。尽管那雪地终究将融化成水,在世间消逝,那大片大片的白雪,却依然坚定不移地落入凡尘,有如两颗坚定而执着的心,在世俗的漩涡里苦苦挣扎,死死执拗。

浮生,朕一定要护你周全……

……

在这监牢里,这样一个暗无天日的地方,她不知已度过多少时日。

这里的人,消极、颓靡。他们见不到阳光,每天躺在草席上,带着沉重的镣铐,吃过一日三餐,死尸一样地活着。

吃饭,清醒,睡觉……

往复不断,春秋冬夏不知,阴晴雨雪不识,这个地方,真是比地狱还要可怕。

地狱里的酷刑,折磨的是身体,这里,消磨的却是心智。直到心灵被黑暗蚕食,对光明的渴望日渐渺小,希望像蜡烛那样蓦然熄灭,独独剩下的一具躯壳,才是真的死了,彻底地死去了。

监牢里度过的每一个阴暗潮湿的夜晚,她都靠着报仇的信念与对他的企盼苦苦支撑着神智。

她很怕,怕会变成他们那样,行尸走肉。

但心底隐隐地,又坚信这样的事情不会发生。

她不是信自己,而是信他。她信他,胜于信自己。

终于有一天,监牢的大门又重新打开了。

监牢外的光芒第一次印如她的眼帘,陌生又熟悉。

一串钥匙叮铃地响,大锁咔嗒一声打开了。她又听到了熟悉的参拜的声音:“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那一日,她出去的时候,风雪交加,寒风呼啸,深深宫闱,像她一生的短暂时光,清冷而孤寂。

她穿着单薄而褶皱的天蓝色衣裙,散着满头青丝,稳稳地,一步一步从监牢里走出来。

素手轻垂,她扬着头,轻抿着唇,身上罩着雪光,看着两面的侍从恭敬地跪拜在旁,不急不缓地从人群之中穿梭而过。

骄傲这种东西,何其珍贵,留在骨子里就好了,何必显露出来呢?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