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蛋不定》不定式练习 章节在线试读 蛋不定YAOI

更新时间:2019-08-13 12:11:40

《蛋不定》不定式练习 章节在线试读 蛋不定YAOI 连载中

《蛋不定》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珞璎璇玑分类:玄幻言情主角:那朵,真想

经典小说《蛋不定》由珞璎璇玑所编写的玄幻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那朵,真想,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啥,啥,啥劫云……”贡小米缩在地上不敢动,宅在家里看过无数小说的她,属于杂食Xing动物,只要能看下去的东西全都往下塞。劫云这东西...展开

《蛋不定》免费试读

“啥,啥,啥劫云……”贡小米缩在地上不敢动,宅在家里看过无数小说的她,属于杂食Xing动物,只要能看下去的东西全都往下塞。劫云这东西,一点也不陌生,甚至是不少修仙小说里不可缺少的要素。只是她真的从来没想过,也没胆子敢想,自己会亲身经历劫云的爱抚。传说中,修为小有所成的修仙爱好者在快要得道成仙的时候才会遭到天劫,一旦渡劫成功,就能飞升成仙。她觉得自己现在的情况怎么也不会是成仙前的征兆,她从来没有产生过要四大皆空,清心寡欲地修仙,也没为漫长的修仙之路做出过任何贡献,劫云没事找她做什么?难不成闲的屁股痒了,非得出来溜溜?

她很明显地感觉到自己周围的光线暗了下来,标准的暴风雨前的征兆,巨响之后,头顶上传来咔嚓咔嚓的响声,桃花此时已经顾不上男女有别了,将贡小米按在了自己的胸口,贡小米的光腚也被他塞到了自己身下。

“小米别动,一切有我。”桃花抬头望着天空,那是一朵纯黑色的,形状并不是很大的劫云,如果没有记错,他记得自己成仙前看到的劫云是纯白无暇的,这黑色的劫云看上去怎么那么诡异?

贡小米顿时感动地眼泪汪汪,如果现在的处境不是很恶劣的话,她真想小鸟依人状地靠在桃花的胸口,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述说着英雄好伟岸,小女子求交往的心路历程。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被这么帅的男人抱着,还是第一次有人在危急的情况下挺身而出将她护在怀里,就算换成那位闷骚的仙君,她也会感动地一塌糊涂。

“桃花……如果它真的要劈死我,在我死之前,有件事一定要让你知道。”贡小米瞄了劫云一眼,她怀疑自己是不是和黑色的东西很有缘,要孵的蛋是黑的,劈她的云也是黑的,不过这云看上去真的有那么一点古怪,周围有类似于小号雷电的东西闪烁着,原来刚才她听到咔嚓咔嚓的响声是这么回事……可它闪个不停,在她的头顶上盘旋了这么久,为什么没有要劈下来的意思?她心理承受能力有限,绝不能接受连劫云也有思想的事实……

“小米,什么事?”大概看见劫云只是在做做样子,桃花也放松了下来,有些好奇贡小米到底想说些什么。

“桃花,不知道你听说过一句话没,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我来到仙界的时间不长,经历了大大小小的怪事,可是有一件事,一直不好意思对你说,从第一眼看见你那一刻起--”她的真情告白进行到一半,劫云突然以一种匪夷所思的速度俯冲了下来,稳稳地落在了贡小米的头顶,在接触到贡小米头皮的那一刹那,劫云突然缩小了一半,比贡小米的头大不了多少。

贡小米感觉一团软软地东西落在了自己的头上,伸手一摸,猛地嚎叫了起来:“哇--有电,有电!”她对电的基本常识还是有的,一脚将桃花踢开,让好端端的一枚美男匍匐着滚到了一边。

桃花毫发无伤地从地上站了起来,反观贡小米,她现在的样子真的有点狰狞……头发直直地竖了起来,脸上焦黑的一片,附带那只摸着头发的手也黑了一大半,而那朵劫云依然稳稳当当地搭在贡小米的头顶上。

“小米,你没事吗?刚才你怎么把我推开了?”

“没,没事……就是觉得头有点晕,我刚才感觉自己触电了,怕你也跟着触电……咦?怪了,刚才你不是抱着我的吗?怎么你没事我有事?”不用说,光看下自己手臂的颜色,以及闻到空气中那股蛋白质被烧焦的气味,她都能想象出自己的尊容,她自己是皮焦里嫩了,桃花却是一根汗毛都没被电焦,难道神仙的体质还是绝缘体?

“小米,你可能不知道,劫云通常只劈一个人,我刚才抱着你,本来是想在你身上设下防护结界,没想到你会突然推开我,所以……”

“我懂了,别说了。”贡小米悲伤地摆了摆手,什么叫做自作孽不可活,她从具体的实践中探寻到了生动又形象的真理,头上顶着一个定时Zha弹,她要是还不抓紧时间告白,一会真被电死了,桃花顶多只会把她当成路人甲埋在仙界里某个不起眼的地方,于是她趁着自己还有一口气在,深情款款地说道:“桃花,在大树下看到你第一眼,我就被你--”

咔嚓咔嚓,脆生生的声音响起。

桃花叹息道:“小米,我应该先帮你设下结界再和你聊天的……”

贡小米此刻的样子更加悲剧了,刚才劫云似乎又电了她一下,电**准无比地从头顶传到了她的脚趾,她再也不像刚才那样上半截黑下半截白,这回整个人都变成了小黑人,连牙齿也不例外。

“它应该弄不死我……”贡小米很有深度地总结了这么一句,被电的感觉,除了觉得全身麻麻的以外,暂时没有出现任何比较痛苦的现象,连续两次被电,让她总结出了一个规律,在她准备向桃花表白的时候,这破云就要开始发威了。

靠……不要告诉她,这劫云难不成偷偷爱慕着她,想来点什么长相厮守的桥段,才屡次破坏她的好事?

她很清楚,自己这种德行的雌Xing动物,连正常的男人都很难吸引,无端端地还能吸引一朵劫云……好幽默。

她暂时抛开杂念,开始认真地思索这朵劫云和她到底有什么明媚忧伤的关系。

先前,仙君和桃花都告诫她不要弄坏了天衣,她也凭借自己的微薄之力,试图将天衣脱下来,拉扯了半天天衣都没有受损,充分证明想要破坏天衣,应该不是她这个凡人能做到的事。那这朵劫云从哪冒出来的?她脑中灵光突现,想起啮齿兔这畜生还在她的帽子里,她伸出焦黑的手在自己的脖子后面乱抓一通,摸到啮齿兔毛绒绒的耳朵后,很不客气地将它提了出来。

看到啮齿兔全身一片雪白之后,她很阴冷地笑了起来,果然有问题……连她这个全身没怎么长毛的人都被烧地一团焦,啮齿兔竟然半根毛都没被烧焦!难怪她觉得有什么东西不对劲,原来是这畜生搞的鬼。

如果桃花不在,她一定会使劲地践踏啮齿兔,直到听见熟悉的公鸭嗓开始嚎叫,可迎上桃花那充满着浓浓关切之意的眼神,她只好抱着啮齿兔背对着桃花蜷缩着身子趴在云型地板上。

“小米,你没事吧?你的玩偶……”

“没事,你等会,我抱一抱它就会很开心了。”贡小米言不由衷地说道,抱玩偶发泄情感……很有纯情小女生的作风。

只是桃花看不到也不会知道,背对着他的贡小米露出了变态**的恐怖表情,双手死死地拉住啮齿兔长长的耳朵,从以前的经验来看,这畜生好像不怕疼,那她只能另辟蹊经,变个法子折磨它。

她的嘴贴着啮齿兔的耳朵,一边往里面吹气,一边低声骂道:“你个畜生,给我滚出来,这劫云是不是你派来的?不说我就把你丢到劫云里,让它震晕你!让你现出原形!”

啮齿兔动了一下,红红的眼睛眨了眨,咧开嘴,露出尖尖的牙齿,它这副嘲笑别人的表情让贡小米按耐不住内心的冲动,一拳头就砸到了它的脸上,第二拳还没落下,贡小米刚发现啮齿兔笑的更欢,想双拳出击,把它的尖牙全都打落,就听见桃花惊呼了起来:“小米,小心--它变大了!”

“什么变大了?”

公鸭嗓很小声地说了句,“劫云变大了,哈哈,叫你打小爷。”

贡小米抬头一看,头顶上一直压迫着她的劫云不翼而飞,而周围全是黑乎乎的一片,还有无数雷电形状的东西附着在那片黑色的不明物体里。

就像是被一床很大很厚实的被子压在了身上,贡小米无力地倒在了地上,啮齿兔跳到她的胸口,嚣张地笑了起来,“小爷今天让你被电个痛快,小黑,上,不要给我留面子,电死这个蠢女人。”

原来这破云叫小黑……没品位的名字,和阿猫阿狗差不多。

原来这破云和啮齿兔果然是一伙的……看来今后一定要倍加小心,免得又遇到这畜生的同伙。

在被电晕前,贡小米的思路特别清晰,她总算想明白了一件事,她刚才好像吐了一口唾沫在天衣上,这破云就冒了出来。

原来精神鞭笞也算是损坏天衣的一种……那岂不是说,啮齿兔和神界的人有关系?

全身传来像被针扎一样的感觉,贡小米疼的两眼含着泪水,在昏迷前迷迷糊糊地说了句:“桃花……我觉得你好帅,让我泡你行不……”

回答她的,不是桃花温柔的声音,只有无边的黑暗。

啮齿兔伸出小小的肉掌挖了挖自己的长耳朵,红红的眼睛望着那头瘫软的女人,“小黑,你说我抓来蠢女人好玩不?”

小黑闷哼一声,加大了电流,闪电直直地落在贡小米残缺的躯体上,以行动证明了它有多苟同啮齿兔的话。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