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本宫是皇上》本宫是皇上亲封的少女 帝王攻 本宫是皇上强攻

更新时间:2020-04-26 08:02:22

《本宫是皇上》本宫是皇上亲封的少女 帝王攻 本宫是皇上强攻 连载中

《本宫是皇上》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流浪的多宝鱼分类:玄幻言情主角:张院首,全断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本宫是皇上》的小说,是作者流浪的多宝鱼创作的玄幻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鸢儿拉住微微的轮椅,微微道,“拦着我干嘛?我去跟他们说清楚!” “不好了!不好了!……”太监小德子跌跌撞撞跑来禀报,“夏中丞抹脖...展开

《本宫是皇上》免费试读

鸢儿拉住微微的轮椅,微微道,“拦着我干嘛?我去跟他们说清楚!”

“不好了!不好了!……”太监小德子跌跌撞撞跑来禀报,“夏中丞抹脖子了!”

惢清小筑九曲桥那边也好多人在喊。

侍卫吓到了,也乱了方寸,让抹了脖子的夏中丞冲到了九曲桥上。

夏中丞脖子往外飙血,他长大了嘴,还想喊一喊口号,但是伤的太重喊不出来,他想一直走,让自己的血染红整个九曲桥,走了三步,重重倒下。

微微看傻了,有那么一秒,她脑子里面一片空白,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接着有那么一秒,她在想:原来血真的可以飙这么远,比电视剧里面拍的还远。

两秒之后她才猛然反应过来,“快救人!”她叫,转动轮椅往伤者那边冲,鸢儿想拉住她,她把鸢儿推开。

简繁推微微过去。

张院首站得稍远看清了,张院首摇头叹息,道:“夏老弟,希望你求仁得仁。呜呼哀哉。”

准确地说,夏中丞不是抹脖子,是往侍卫的剑上撞了过去。小筑重兵把守,自然是不让御史们进去半步,御史们骂得狠了,一名侍卫拔出剑威慑众人。

万万没想到,夏中丞下定决心,一下子就把脖子往剑锋上撞了过去,侍卫没防着,都给吓傻了。

微微过去的时候,夏中丞的失血量绝对是一千毫升以上,人已经失去意识。

微微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从轮椅上扑到地上夏中丞旁边,手指探进他血淋淋的脖子,食指堵住他出血的大动脉。

动脉没有全断,大概五分之一还相连着。

并不害怕,没有没有工夫害怕。

微微的手探进去,很清晰地感觉到人的颈动脉很粗,用食指堵住后,对周围看着的人喊道:“别看着了,快验血!”

伤成这样,在皇上他们看来完全没有救的必要。

他们眼中,夏中丞已经是个死人。

还是简繁先反应过来,从血泊中取了几滴血跑回小筑,滴在血清中检验血型。

微微堵着夏忠臣的血管,“你们别看着,谁来帮我救人啊……张院首,想办法啊!我应该怎么办?!张院首!……”

微微没学过医,她就知道堵住血管止血——电影里看到的——后面怎么办她不知道。

张院首作为一名太医之首,道:“夏中丞已求仁得仁,你问老夫怎么办?老夫便告诉你:放手便是。”

“你怎么这么冷静啊?你是要成佛啊!”微微吐槽,这紧迫无比的时候,她竟吐了句好槽,“救人啊!鸢儿过来帮忙!帮我拿注射器过来,把他自己血,捡干净的,能吸多少吸多少,给他注射回去!”

鸢儿皇上的人,她请皇上示下。

皇上道:“把微微姑姑送回屋中休息。”

鸢儿便上前拉微微。

“鸢儿!”微微着急,“人还活着!总要试一试吧!我还能感觉到他的心跳,他的心还在跳!……”

鸢儿没敢使劲拉,连拉带劝着,“姑姑,起来吧,已经死了。”

微微道:“我觉得还可以抢救一下!”

皇上道:“放手吧,夏中丞忠烈,朕也很心痛,但事已至此……”

皇上的话立刻引来不远处的御史们一片痛骂:

“皇上!夏中丞用的血让您清醒!”

“夏中丞的血不够,还有我们的!”

“昏君无道!啊!”

……

微微觉得这些人也是没谁了,搞清楚怎么回事了么就在那喊?甚至抹脖子!自己挺二的,跟这些人比起来自己只有零点二,他们的十分之一都不到。

“简繁!简繁还没好吗?这种玻片验血法太慢了……都不要吵了,有吵的功夫谁有办法来帮帮我?!求你们帮我一下!……”

微微的求救声淹没在众人的唾骂声中,根本没人理她。

皇上重视她,又搭理她一句,道:“男女授受不亲,微微放手。”

男女授受不亲?微微听了这句,她白眼想翻到额头上去。

简繁拿着测试的瓷片跑回来,咬牙道:“抬到屋里。”

但是这个方案显然不行,因为微微自己腿动不了,而她的手要压着夏中丞的血管,不可以拿出来,抬的话必须同时抬两个人。

简繁拿出幕布,把微微这边遮起来。

“简繁!别忙那些!过来帮我把他的血注射回去……张院首,你好歹是个医生,是大夫,治病救人的,你听到我说话了吗?至少试着救一救吧!鸢儿不要拉我!……”微微想说服张院首,因为她下面不知道怎么办,她需要一个医生帮她。

“在下帮你,你先放手,在下试着把血管缝起来。”一句温和的声音仿若天籁。

微微焦急地看着伤者,没法回头看是谁,但她发誓,她从未听过这么如此的声音,仿若三月暖阳,听得她心都暖了,那样舒缓,如舒缓的夜曲,听得她心都安稳了。

“我……我现在不能放手,我一放手就血喷了,我手指插里面堵着的……我该怎么办?怎么办…”

一双的手伸到微微的手下,这双手柔软、匀称、修长,这双手从微微的手和身体和血管的缝隙中带过一根细发带。

发带将血管扎了起来,还打了蝴蝶结,两个飘带都向下的,很标准的蝴蝶结。

简繁收集了有半针管夏中丞还算干净的血,扎进忠诚的血管中,慢慢推回去。

“什么血型啊?这么冲动又走极端,AB的吧?AB的先准备好!就是胸口有两个字母的人,先准备起来。”其实只过了两三分钟,但微微觉得好像过了两三个小时,只恨验血型好慢,等不及自己已经猜上了。

“AB!”几乎同时,简繁看了验血的瓷片,报出结果,“两个都不融,AB!”

皇上送来的五名死囚中没有AB血型,而二十“志愿者”中有三名侍卫都是AB,都没有被抽过血,每人都可以贡献起码四百毫升。

血源充足,分批次输血给夏中丞。

那双好看的手缝合针线如舞蹈,在血管两边穿花般缝合,最后一拉,一下就把断掉的血管重新接在了一起,

又用这里特有的止血胶涂抹,出血止住。

将发带解开。

温和的声音道:“在下能做的只有这么多了。”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