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指尖凰》指尖消星星 女王 指尖凰调教

更新时间:2020-01-25 00:04:14

《指尖凰》指尖消星星 女王 指尖凰调教 连载中

《指尖凰》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羊多肉分类:古代言情主角:萧夭,叶轻舞

主角叫萧夭,叶轻舞的小说是《指尖凰》,它的作者是羊多肉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这两位分别都是自己国家非常优秀的女子,巾帼不让须眉。 宋青莲身着一席黑色紧身长衣,一头墨色的发丝已经扎成了小辫子附于身后,干净秀...展开

《指尖凰》免费试读

这两位分别都是自己国家非常优秀的女子,巾帼不让须眉。

宋青莲身着一席黑色紧身长衣,一头墨色的发丝已经扎成了小辫子附于身后,干净秀气的脸上还有些未完全褪去的稚色。

而对比起简单利落的宋青莲,朝阳国的叶轻舞便显得花哨了一些,尽管是一身比试的服装,也被她穿出了女性的柔美感,头发上还插着几根发簪,没有一点比武该有的样子。

但叶轻舞确实长得也很好看,倾国倾城来形容也再合适不过。

“这个叶轻舞,看起来年纪不小啊。”

萧子煜不解地摸了摸下巴,有些不能理解为什么,朝阳国应该不会那么卑劣,让一个已成长的女子去欺负一些小孩子吧。

“也说不定。”他又自我否定了一下,“毕竟他们的太子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而萧夭关注的点也和萧子煜有所不同。

“为什么北国没有人上呀?”

每个国家都派了一名女子出战,只有北国不参与女头的角逐。

“北国本身就是女丁稀少,不然你看怎么来的都是一些大老爷们。”

萧子煜边回答着她,边顺手地抓起盘中的瓜子一一剥开,又放到萧夭面前的小盘子处。

萧夭了然地点了点头,从大盘子里抓住一手瓜子,又塞给在一旁一直沉默不说话的小义。

“自己磕,不用客气。”

萧夭在军营待多了,整个人偶尔也会散发出一种豪放的气质。

小义受宠若惊地双手接住瓜子,有些不知所措,他很久没有尝过瓜子的味道了,记得以前路过一片向日葵园,他偷偷地拿了几粒,被发现了还被追了好久。

而此时,这位只存在于说书里的嫡小姐,居然亲手给他抓了瓜子,他内心有些不能言语的激动,一时半会也说不出话。

萧夭自然没有注意到他的那点心思,专心致志地看着台上的比试。

相比较于宋青莲的柔和,叶轻舞的出招就显得处处狠辣了一些,丝毫没有打算给宋青莲留一点空子。

宋青莲面对毫无死角的攻击,完全反击不了,只得处处避让与防守。

“阿莲看起来是不敌啊。”

楚君涵看见自己人只能防守,无法进攻,不禁深深地皱起了眉头。

另一个人便显得悠闲了很多,虽然栎止也没有想到宋青莲会那么快与叶轻舞碰到,但是他脸上半分焦虑都没有。

他轻轻将茶杯中的碎茶叶吹走,又气定神闲地抿了一口。

“这个叶轻舞不简单,碰上了她也只能算阿莲运气不好,在场的所有人应该不是此人的对手。”

“那这次朝阳国,是专门来砸场子的吗?”

楚君涵也认了命,不再去担心胜负,反而佼有兴致地笑了起来。

“古国还有一个圣子能与墨染宣一战,但是这叶轻舞嘛…怕是没人能挡得住她。”

他们此次前来也不是为了夺取头筹,所以输赢对他们来说并没那么重要,反倒是古国,如果自己举办的五国宴,最后反为他人做了嫁衣,任谁都无法接受。

“将军府的嫡小姐还是年纪小了些,心有余而力不足。”

栎止也给了这样的评价,哪怕言吟风能胜过墨染宣,女角也会被朝阳国的叶轻舞给拿下,届时古国必将会有损颜面,而这大概也是朝阳国此番的目的所在。

萧夭作为古国女子角逐的中坚力量,她若败了也差不多也象征了古国在女角上的失败。

“你看台上的这两人,觉着谁能赢?”

萧子煜也不慌乱,反而是转头向萧夭提问。

听见他的问题,萧夭扬起小脸蛋沉思了一会,才不确定地开口。

“我觉得应该是那个穿橙衣服的姐姐会赢吧。”

相比于直接打架,萧夭尤为不喜欢这种评价他人的做法,因为她比较坚信结果,而不是过程。

橙色衣服的姐姐指的就便朝阳国的叶轻舞,确实照场上的形式来看,怎么都是叶轻舞的赢面更大一些。

“嗯。”意料之中的答案,萧子煜仅仅淡淡地点了个头,栎止他们能想到的事情他肯定也想到了,尽管以往对萧夭抱有很大的期待,可是此时他也只能承认,萧夭不会是场上这个人的对手。

察觉到他情绪的忽然低落,萧夭有些疑惑。

“怎么了哥哥?”

她奇怪地看了一眼自家哥哥的脸色,又瞄了眼台上的叶轻舞,有些二丈摸不着头脑。

台上的比试还是很激烈,宋青莲也在尝试着转守为攻,但仍然明显不敌叶轻舞。

“如果是你,你觉得赢叶轻舞的几率是多大?”

萧子煜忍不住问了她一句。

叶轻舞?萧夭好奇地看了眼台上,确定了萧子煜说的是橙色衣服的那个人,她摇摇头。

“夭儿不知道啊,不过爹爹说了,比武本来就没有定义上的输赢,你想赢就能赢,你不想赢就会输。”

因为不到最后一刻,你不会知道能留到最后的人会是谁。

小义就乖乖地坐在旁边听着,他们说的每一句话他都有很认真的去理解,他第一次觉得,这个还没有他高的女孩,心智比他成熟很多。

萧夭活了六年,从小就被当成神童一般来对待,很多属于正常孩子该有的特征,在她身上已经完全看不到。

还想再说点什么,萧夭突然感觉有一道灼烈的目光紧紧地盯着她,她皱着眉顺着感觉看过去。

坐于首上的那名白衣少年,温润如玉依然,只是脸上的笑容淡了许多,此时正面无表情地看着萧夭。

萧夭也不知道他这样是代表了什么意思,只是感觉今日的圣子和哥哥有那么一丝的奇怪。

快速地眨了眨眼睛,询问着他想干什么。

言吟风很快就转过脸去,也不再理她。

吃了一个瘪,萧夭有些气鼓鼓的,盯着她的人是他,结果无视她的人也是他,当她真的好欺负是吧。

其实言吟风心里是有一丝担心的,她是一棵好苗子,怕会受到打击后从此一蹶不振。

而看到她此时的表现,言吟风就不想再多管她,连危机被没意识到,还在那里乐呵乐呵地吃着瓜子仁,看来是不会有什么大事了。

此时关注到这件事的人可不仅仅只有这些人,就连墨染宣也略带挑衅地一直看着萧夭,只是萧夭啃着瓜子根本就没有注意到。

“子尘,你的太子妃怕是还没娶回去就要被废了。”

叶柯禁不住调侃道,虽然萧夭确实偶尔会花痴缘子尘,但是也不会有人真正将这件事当真。

萧夭有难,他们反而是那帮幸灾乐祸看戏的人。

缘子尘神色淡淡,俊美如画的脸上没有一丝波动。

“没事,废了也能带回去。”

他轻轻饮了一口上好的茶水,嘴里吐出来的却是不符合他此刻表情的话语。

“也是,听说墨染宣已经提前对这嫡小姐下手了,看来都是在觊觎她身后的兵力,这嫡小姐想来也是位可悲人,自己的婚姻只是一个筹码,不会有人真正爱她。”

叶柯轻轻笑道,说出来的话却显得很冷血得可怕。

白玉之听了他的话,有些不赞同地皱起眉。

“你怎知无人爱她?”

同为官宦之家,他的命运其实也和她差不了多少,但是白玉之坚信,他的婚姻是因为爱情,而不是家族联姻。

被白玉之反驳,叶柯有些惊讶地看了他一眼,撇了撇嘴也没有回他,反而是转向缘子尘。

“子尘,你觉得呢?”

缘子尘没有卷入他们的争执当中,专心地看着台上的比试。

此时宋青莲不敌,破罐子破摔地想做最后一搏,不顾自己受伤也要冲过去将叶轻舞也拉下来。

躲了几下都没躲掉,叶轻舞有些烦了,她柳眉倒竖,面上有些许愠色,手中的长剑狠狠一甩,缠上了宋青莲。

“小舞是有些着急了吧?”

井天清摇了摇手中的折扇,面上带着一些微笑。

墨染宣也在看着叶轻舞,看到她的表现,点了点头。

“是有些急了,如果时间再长点,可能就会不敌了。”

他也不护短,很中肯地对叶轻舞做着评价。

“只是可惜,没有这个机会了。”

墨染宣轻笑了一下,话音刚落,场上的宋青莲就被一掌给击飞,狠狠地摔下了台。

见到躺在地上不省人事的宋青莲,楚君涵立马冲上去将宋青莲给抱起,在一旁候着的太医上来将昏迷的宋青莲给转移到后方。

她伤势很严重,在台上的时候叶轻舞本来也没有留什么情面,最后那一掌更是用了全身的力气,很明显不留一丝情分。

楚君涵狠狠地瞪了一眼获胜了还站在台上的叶轻舞,后者也不看他,轻哼了一声,如同孔雀般地走下了台。

“君涵回来。”

栎止开口,将他给劝了回来,不然怕楚君涵冲动,会引发一些不好的事情。

“去看看阿莲怎么样了。”

栎止扬头指了指被转移到后方的宋青莲,因着伤势太重,宋青莲此时久久没有醒来。

心中也是更为担心宋青莲的伤势,楚君涵放弃了去找朝阳国的麻烦,转而去守着宋青莲。

看到这一幕,萧子煜眉头都忍不住跳了一下,他有种不好的预感,如果此时躺在上面的是萧夭,他怕是说什么也会拉叶轻舞下去陪葬。

言吟风也迟疑了,不知道接下来到底还该不该派萧夭上场,不让她上场必定会惹下很多闲话,说他们是怕了朝阳国。

可若是继续派萧夭上场,遇上这样的比试,那么小的身子便落下了疾病,这对萧夭来说也很不好。

任凭他们心里想的再多,萧夭也感受不到,她依然热衷于嚼瓜子仁上,边吃得津津有味还边对此评论着。

“这是怎么了,晕过去了吗?”

叹了口气,她放下手中的瓜子,转头一本正经地对小义说道。

“回去之后要勤加练功,不然你上场你也会变成这个样子。”

又想起了小义在台上的那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