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断琴长歌》长歌断弦的琴 紧缚 断琴长歌君臣文

更新时间:2020-01-20 12:06:58

《断琴长歌》长歌断弦的琴 紧缚 断琴长歌君臣文 连载中

《断琴长歌》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几蒲团分类:婚恋主角:昆玥,竹词

完结小说《断琴长歌》是几蒲团最新写的一本婚恋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昆玥,竹词,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听得竹词的话,江调是微微一怔,他随即上前一步牵起竹词得手,仔细探了探她体内得灵力波动,而在探知之后,面色一沉:“我记得五年之前昆...展开

《断琴长歌》免费试读

听得竹词的话,江调是微微一怔,他随即上前一步牵起竹词得手,仔细探了探她体内得灵力波动,而在探知之后,面色一沉:“我记得五年之前昆玥把你送来我这里得时候,你的修为已经恢复,就是金丹之境,虽说这一阶段是修道之途最为重要时期不好度过......”

可这竹词不论是天赋还是体质,都是上上品,是不可多得,这也是当年即使上一代掌门不许,昆玥还是能够把竹词留下来得原因,竹词今年十七岁,五年之前乃是十二岁,她是昆仑山中最小年纪达到金丹期得人。

不过但凡是与“天才”沾边得人,度过金丹期顺利抵达元婴境,也不该超过两年之期,这竹词可是堪称昆仑天赋第一得人,虽然五年前发生了一些事情,但后来修为也恢复了,竟是整整五年无法取得存进,且江调查看她体内灵气波动,并无大碍,非是外力所阻挠。

这可就奇怪了。

竹词瞧着江调面色,小心翼翼道:“师伯?”

江调回过神来,他垂眸瞧了那竹词一眼,随即低低道:“你的体质你师父他最为了解,你还是等他稍后来接你得时候,问一问他罢。”

他沉思片刻,觉得这事儿,在他看来实在是有些难以考量,还是交给昆玥自己去伤脑筋比较好,当年师父尚且在世之时,就曾说过,师弟昆玥性狡黠,思想也多超脱世俗,能想到很多旁人想不到也不敢想的事,而且乐于钻研这些事情。

所以说对于很多常理无法推测得事情,昆玥倒是要有想法得多,江调思维就如师父他们一般,比较固守成规,但是他会觉得昆玥得想法正确,有时候还会向昆玥讨教而不是如当年那些人一般,觉得昆玥不学无术。

其实如今传出昆玥得掌门之位乃是由江调自己转让出去得消息,并不属实,当年师父对于昆玥得重视程度,远远超过自己,这一点江调心中很是清楚。

当年之所以师父临去之时命他掌管昆仑为昆仑掌门,乃是因为那时候师父在与昆玥赌气,或者更确切得说,是昆玥那个时候把师父给气到了。

昆玥不知道从哪里捡回来一个小女娃,一点点大,被冰封着,毫无生机,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被终止了生长,但是却还拥有着生气,昆玥觉得这小女娃可怜,且看出她体质极为罕见,非要将她留在昆仑收为弟子不可。

当年昆玥是气喘吁吁赶回昆仑山,带回来这样一个小娃娃得事是在昆仑惹起轩然大波,这小女娃身上所受的封印上透着浓浓邪气,而那个时候得昆仑宗,还远不如今世这般开放,自然是不容。

几乎除了江调之外得所有知情人都在反对,包括他们的师父,也就是当年昆仑的掌门,他得思维是比那些长老好上一些,却也仍旧无法理解昆玥,而至于和昆玥相争,则就是另外得原因了......

但仅仅是因为一个罕见体质还有心生怜悯,并不足以使得昆玥跟整个昆仑山还有他得师尊对抗,可是其中原委究竟如何,昆玥不肯说,江调自也不会去问他。

这个江调生来性情淡泊,从来不会去考虑师父打算把掌门传给昆玥对于自己来说会如何如何,而且他虽然外表冷漠,实际上对于这个小师弟,是极为护持,当年他回山收徒一事,几乎是举山反对,只有江调仍在支持昆玥。

他是知道自己的小师弟,从不会做无意义得事情,师父也知道如此,但是那个时候得师父,已是垂暮,思想大不如之前活跃灵活,而且他所剩生命无几,昆玥收徒必然没有多少心思去管理昆仑,加之这小子从未因为什么事情顶撞过他,是把师父气着了,才将那掌门之位传给了江调。

实际上昆仑掌门究竟该是谁,江调心底还是晓得的,而且他本就不爱管事,师父也是晓得这一点,只是当年师父去得突然,可能一些话,无法传达给江调,但江调向来都是最了解师父的人,所以一些事情师父来不及做,江调会帮他完成。

见江调沉默不语,眸色飘忽,竹词知道他是又想起了往事,不敢多说什么,只附身抱起地上的琴来,静静退在一旁等待。

她手轻轻摸了摸琴上缀着得流苏,这把琴是师父自己亲自去向那昆墟之中生了灵识得老杉木讨了一截木料,又到处寻了材料,专门给她做的,昆玥如果没有成为一个掌门,专心炼器,一定会有所大成,这句话竹词曾听很多人说过。

不过她觉得不然,她这个师父啊,事事基本都是点到即止,只学到练到需要得地方,绝不会再多耗心思和力气去多干一点,用昆玥自己的话来说就是不会消耗过多精力去做自己觉得没用的事情。

昆玥这个人活得潇洒豁达,把竹词带着也是一副好脾气,自小忍受那些长老和昆仑老人的白眼嘲讽都是和和气气,从未生过气闹过甚么事,五年前与北袖之间的冲突,若不是突然发狂,想必也不会到那般境地。

本就是极好得天赋,心性还好,如果这样修炼还没有成效,简直是不可能得事情,这丫头还很勤奋,所以后来很多当年对她有过成见得人,基本也都对她逐渐改观,还因为她得师父是昆玥,昆玥如今毕竟是昆仑掌门,一直让他下不来台倒是他们自找没趣了。

不过竹词虽然脾气好,却不是对那些长老很喜欢,她只是可以做到无视,无关紧要的人,他们的看法就无关紧要,这是昆玥告诉她的,很早很早以前她在见到别人的嘲讽面色之后心中即是不平,但随即想起这句话,发现这般想想,自己会开心一点,就一直将之牢牢记在心中。

江调沉思良久,转身突然瞧见那站在一旁似是若有所思得红衣女子,微微一怔,随即笑道:“我倒是忘记告诉你可以先回去了,不必继续待在这里吹冷风,等你师父来接你就好。”

这五年之间竹词也没怎么见过这绝弦尊者笑过,倒不是说他高冷故意不笑,竹词所能感受到的,这位尊者似乎已然是习惯了一个人独居,乐于平淡,本没有什么人或者说是事能引得他笑,至少在这里的五年间,竹词是没见到过有什么人来过。

所以见到这一幕,竹词还是着实惊了一下,随即赶紧低头道:“啊……不不不……不用,弟子在这里坐久了,觉得还蛮凉快的,吹一吹倒也无妨……”说着说着鼻尖就是突得一凉,周身突然曼起寒意。

竹词不由得缩了缩,下意识抬眼朝四周瞧去,周遭竟是飘起了小雪,怪不得会突然冷起来。

竹词如今只是金丹之境,仙体都未曾完全修成,还是凡人之躯,倒是该怯寒一些,可不至于过分怯寒,这还只是飘了些小雪,竹词却猛然间觉得手足冰凉,也不知为何,是瞧见这周遭的雪就是心烦气躁,心中是隐隐不安,这股莫名情绪,她可是从未有过的。

她还未来得及多想,身上已是一暖,抬眼则瞧见江调不知道从哪里取来一件斗篷披在她身上,正仔细扣着扣子,他似乎并未发现什么异样,而竹词此时心中那股慌乱也是渐渐消失,似是之前一切只是幻觉,自己未搞清楚,竹词也不敢跟江调多说,只朝他一笑:“多谢师叔!”

江调浅浅笑道:“你来时没有带什么行李物事,唯独此琴一把,你师父已派人前来接你,你就此离去即可。”他顿了顿,随即道:“至于那些事情,我会找时间与他详谈,你回去告诉他,近期来总觉得自己感悟颇多,我要准备开始闭关了,让他没事别来找我,有事也尽量不要找我。”

竹词面上蓦然现出几丝尴尬苦笑,随即心中就是对那昆玥幸灾乐祸起来,俯首行礼道:“弟子记住了!”

再抬头时却已然是瞧不见江调人,而身后则响起浅浅脚步声。

竹词扭头,之见远处一蓝衣女子撑伞缓缓走来,瞧清她面容,竹词面上现了几分惊喜,随即把琴放入琴袋之中背起即是跑了过去,扑进那女子怀里,语气中是足足得欢快:“师姐!你回来啦!”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