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北洋新军阀》北洋新军阀无弹窗 419文 北洋新军阀立场倒换

更新时间:2020-01-02 12:04:32

《北洋新军阀》北洋新军阀无弹窗 419文 北洋新军阀立场倒换 连载中

《北洋新军阀》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好大一只乌分类:历史主角:毛珏,李朝

好大一只乌新书《北洋新军阀》由好大一只乌所编写的历史风格的小说,主角毛珏,李朝,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天空中,火炮轰鸣着吐出半米多长的毒焰,沉重的实心铁球子下雨一般的落在山坳中倭人的城寨里。 河流上,李朝军的总攻也开始了,划着大桨...展开

《北洋新军阀》免费试读

天空中,火炮轰鸣着吐出半米多长的毒焰,沉重的实心铁球子下雨一般的落在山坳中倭人的城寨里。

河流上,李朝军的总攻也开始了,划着大桨,那种低矮的四方内河龟船真像是一头头发情的乌龟那样,和倭寇的安宅船碰撞在一起。

不过和那种西方巨舰重炮,毁天灭地的大海战不同,两面人还是停留在海盗般的跳船战阶段,火器仅仅当做辅助,真正打的热乎的还是步兵们,几十条船拥挤在一起,倭人的大筒,李朝的地字火炮相互喷着,甲板上,拿着长枪叉子的李朝步兵和倭寇的倭刀战成一团,尸体也跟下饺子那样落入东津江中。

不过别看实力玄虚,这战争还真不是那么好打,整个地形很类似于日本战国时代一次有名的大战,忍城之战,那一战,丰臣秀吉麾下大将石田三成也是率领精兵两万,平均战斗力还高于金自点手底下的朝鲜道兵,而忍城的成田军武士不过五百多,加上足轻也才三千,可就是这一场巨人和侏儒的战争,石田三成却打了多少天都打不下来,最后是小田原城陷落,北条家灭亡,成田家主劝降,忍城这才放下了武器。

当然,这一战忍城有传奇人物甲斐姬,有着百分之二百的士气加成,这内麟山小城如何,毛珏就不知道了。

总之,这场终结之战,没有金自点想象中那般顺利,第一天血战,朝鲜兵船居然被倭军反夺了好几条,战死三百多人,没有攻进内河。

第二天黄昏,发了狠的金自点也顾不到自己的损失了,三条满是火油木材的火攻船撞进了内江,后面又是五条兵船用铁链子拴在一起,门一样堵在了狭窄的入江口,冲天一般的大火把十来条安宅船全都烧着了,上面的倭寇哭爹喊娘的跳下水,有的被活活烧死在了船上,大火烧到黄昏,十几条船都烧成了架子,这山城外围才算是被李朝军队给拿下来。

可接着,又是无比残酷的攻城白刃战。而且比狠这件事儿上,农夫和书生,贵族组成的道兵,真比不过浪人武士出生的亡命徒!就这么几十米城墙,几百个倭寇,冲了三天,让人从后面追杀砍死多少人,就是冲不上去。

再一次,毛珏又不得不领着麾下,冲到了最前线。

这次刀盾手全都用上了,而且原本的小圆盾换成了个头大的橹盾,倭人的墙头可也是有铁炮手的,这次他们的大弓也用了上来,那面毛字似乎成了倭人的梦魇,守卫在寨子口的倭人就如同疯子那样乱喊着,沙滩到寨子门就那么一百来米,满天的枪子儿,弓箭跟下雨那样压过来,逼得人根本抬不起头来。

有点像罗马人的龟甲阵,四个人抬着一面橹盾弯着腰,从船上下来,缓缓的向城门口移动着,现在是创业的时候,毛珏自己都冲到了第一排,顶着盾牌的手明显能感觉到大暴雨天打伞时候一般的感觉,激烈的震动打在肩膀上。

还好这几十斤重的大木盾防御力还是可靠的,任凭弹丸密密麻麻嵌了半面,箭头扎的跟羽毛那样,也是岿然不动。幸亏倭人漂洋过海没带大炮,扛着手头剧烈震动,毛珏庆幸的想着。

不过他今天真叫带毒了,这头毛珏刚鼓舞士气的呐喊一句弟兄们冲,那头沈戎已经惊骇的叫嚷起来。

“大筒!小心!”

话音未落,几发“火箭弹”呼啸着就撞进了龟甲阵中,一瞬间,毛珏感觉就像被车撞了那样,根本抵御不了的巨力直接推着他往后撞去,瞬间阵列被打倒一排,耳朵嗡嗡作响的轰鸣着不知道谁拉了自己一把,这才让他从新站起,足足缓了几秒钟,毛珏的意识方才清醒过来,眼看着庞大海恼火的端起燧发枪,一个激灵,他猛地把枪抢了下来。

“再等等!”

也幸亏是毛珏的亲兵团,这几日遭遇大筒轰击,别的朝鲜兵营这时候已经溃散了,可铁山亲兵们硬是顶着着伤亡继续前进,把被打倒的同袍让道了后面,毛珏也是被围拢在了队伍中间位置。

按下了庞大海,再一次,他向前挤了过去。

倭人的大筒的确很是犀利,可毕竟不是大炮,还是没有凿破明军阵型,举着盾艰难的前进了四五分钟,铁山亲兵团可算压在了山寨子前面三十米左右。

眼看着上面的倭人还在怪叫着拼命开枪射箭,猛然间,毛珏一声咆哮声,三百杆火枪一起伸出了木盾上方的空隙,一刹那,寨子门上的倭寇简直吓呆了,片刻后,真正的枪林弹雨将寨子门整个洗礼了一遍,就看一个个倭寇犹如触电了那样,身上飚出无数的血洞,惨叫都没有直接栽倒下了简陋的木寨墙。

木头做的寨墙毕竟比不了石墙,连那木板都被打的千疮百孔,血喷的到处都是。

没等倭寇缓过气来,第二轮三百杆火铳再一次爆响。

这已经不管什么三段射了,完全追求的是火力压制,趁着这几秒寨子墙被肃清,亲兵团瞬间丢了木盾,几百个汉子扛着一根粗梁木,直接怒吼着撞向了木头门,这一次毛珏还是冲在最前头。

轰隆~一下!两下!三下!咔嚓的脆响中城闸轰然断裂,里头堵门的倭寇惨嚎着倒了一地,一马当先,毛珏的火铳当成了标枪来用,狠狠惯在了地上,把个戴着鬼脸盔,倭寇的武士头目直接钉在了地上。

在后面,看的老牙差不点没咬掉了,脑血栓随时在犯病的边缘,这一幕,金自点老家伙也像个年轻人那样,狠狠地一拳砸在船板上,旋即扯起了嘶哑的老嗓子。

“进攻!”

呼啦的生意中,登陆木板被狠狠摔在了地上,从明军那儿借到胆子的朝鲜军兵再一次犹如潮水那样,涌了下去。

六月二十日,这个倭寇在半岛的据点终于被夺取下,持续了三个多月的倭人入侵,在这儿画下了休止符。

…………

都说杀俘不祥!不过倭寇是强盗,官府处决强盗还是理所应当的,而且这三个月,全罗道几乎被打烂了,金自点有多恼火就可想而知,寨子里差不多俘获了一千五六的倭寇,直接在这些强盗的叫骂声中通通捆了,拉到江边就剁了脑袋,尸体扔进江里,到了傍晚,江水都被染的通红。

那些士族武官也是兴高采烈,耀武扬威的指挥着麾下兵马把一串串的倭寇脑袋直接悬挂在桅杆上,神气的模样,就如同不是靠着明军把寨子给打开一般,看到沈戎是不屑的直撇嘴。

“德性,让人撵的满地找牙时候咋忘了?”

“管那么多干嘛?”

这次可是攻城!可不是一个脑袋三十两那个白菜价了,毛珏和金自点讲好的是下了城门,每个人就得发三十两,一来一回,铁山佣兵团又是两万四千两白银进账,每个士兵需要进贡给他这个主将五两,他一个人就有四千两收入,果然打仗真是来钱最快的活计。

不过毛珏却是有点心不在焉,这次实际上并没有尽全功,数量上,差不多有一千多倭寇逃了,那个鹿角的鬼面海贼大将,毛珏在俘虏里就没看到,张望着黑森森的人头跟挂大蒜那样,毛珏是不耐烦的说着。

…………

这一年对于朝鲜王国是多灾多难,两个小时半道被打残,阵亡的士兵,死去的平民多达两三万,然而一将功成万骨枯!对于李朝士族,却着实算是收获的一年,北面击败了“东虏”,南面还斩首了“上万”倭寇,李朝仁宗大王为此亲自举行了盛大的凯旋仪式,参战的绝大部分士族都有封赏,尤其是金自点,还加封了洛兴府院君,这个爵位相当于大明的异性王了

不过打仗时候起到中流砥柱的铁山亲兵团,这时候却挨不上边了,入城时候在最后一个位置,什么加官进爵也和毛珏没关系,还好,他也不在乎小小的李朝什么荣誉封赏。

这次入朝的基本目的是达到了,全州弄到的银子物资差不多有十万多两,四万石的粮食,李朝答应的雇佣军饷四万两也在京畿交割了,八百亲兵连厨子这一次都至少混到了二十两银子的收入,历经血战以及丰厚的报酬,刺激的这些才入伍一年的多点的新兵每个都犹如滴着血的匕首那样,锐气惊人。

而且还告诉了这些高丽人,打仗,你们还次点!记住谁才是老子!

唯一令毛珏有点心疼的是,京畿道勉强算得上繁华些的大城市,七八万的人口,拿了银子,他麾下的亲兵就在这儿就地大花特花起来,买着各种布匹物件简直眼睛都不眨一下,沈戎这小子还一掷千金的逛青楼去了,这些要是花在铁山,该多好?

李朝似乎也不愿意提及毛珏,毕竟依靠明军才拿下这两次胜利,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儿,对于明军,也就视而不见了,不过这也正好给了毛珏一个绝佳的机会,要知道李元翼还欠他一个秘密!

六月二十六,王京,文秀街,深巷里。

夜色黑的犹如涂了墨的幔布那样,月亮也躲在后头,狭小的巷子中,伸手不见五指,就算是猫,犬之类,也早早躲回了窝里,燥热之下,懒得出来。

然而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却是回荡在这巷子中,人数还不少。

真有当高丽奸的天赋,李元翼居然亲自到了王京,此时他那士族的一套行头全都扒了,换的严严实实的黑斗篷,七老八十的老头子跟个鬼子忍者差不多,步伐麻利的在前面带路,连续穿过几条黑巷子,指着一间同样黑洞洞的宅子,老家伙阴沉的扭头说道。

“就是这儿了!”

的确能看出点日本风格,两个葫芦悬挂在门廊上,被风吹的叮叮作响,看着那黑乎乎的院子,毛珏的双眸中,亦是爆发出一股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