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最强至尊》最强至尊兵王唐羿 女王受 最强至尊耽美

更新时间:2019-11-08 08:25:53

《最强至尊》最强至尊兵王唐羿 女王受 最强至尊耽美 连载中

《最强至尊》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骑士风度分类:玄幻主角:朱聪,李轻雪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骑士风度原创的玄幻小说《最强至尊》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朱聪,李轻雪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三个月内,打败先天炼气九层的曲峰,这……” 等到朱厉离开后,朱聪不由满脸苦笑:刚才放出大话,只是为了救下四侍女的缓兵之计罢了,...展开

《最强至尊》免费试读

“三个月内,打败先天炼气九层的曲峰,这……”

等到朱厉离开后,朱聪不由满脸苦笑:刚才放出大话,只是为了救下四侍女的缓兵之计罢了,现在真正面对这个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的时候,朱聪才感觉头疼。

先天境界和后天境界的差距犹如天壤之别。

先天境界之上的炼气修士修炼的是灵气,而后天炼气修士修炼的却是真气,两者有本质上的区别。

因此,在一般炼气修士眼中,后天炼气修士根本不算是真正的修士,只能算是世俗界的武者!

“嗯,头疼?”

朱聪不由一愣,刚才对现在的处境太过惊异还没有发觉,现在朱厉离开,剩下他一个人在院中,朱聪才感觉自己脑中竟突然多了一些东西!

“这是什么!”

朱聪闭上眼睛,脑海中竟然浮现出了一艘小船的虚影——而这艘小船的样子,分明就是朱厉刚刚拿走的彼岸之舟!

本来发现自己重新回到二十年前就已经很令他惊异了,现在彼岸之舟竟然还跑到了他脑子里……朱聪明白,这绝对不是巧合,两者必然有一定的联系!

“轰轰轰!”

就在朱聪将注意力集中在脑海中这艘彼岸之舟上时,彼岸之舟突然大放光明,舟身上更是爆发出了一道道璀璨而诡异的花纹。

朱聪突然福至心灵,集中注意力沿着那些“花纹”游走,竟然瞬间就领会到了这些“花纹”所表达的意思——原来这并不是花纹,而是某种神秘的文字!

奇异的是,朱聪明明不认识这种文字,却瞬间懂得了这些文字的意思。

“《彼岸观想心经》?原来这才是彼岸之舟真正的秘密所在……”

睁开眼睛,朱聪神色复杂。

前世时,彼岸之舟影响了朱聪的一生,他所有的亲人和他自己本人,可以说都是因彼岸之舟而死。

朱厉为了研究彼岸之舟的秘密,荒废了十多年的光阴,而朱聪在邪极宗被灭后,也曾经在无数个无人的夜晚将彼岸之舟拿在手中把玩、研究,却都没有探究出其究竟有何秘密。

而今生,朱聪竟突然莫名其妙地获得了彼岸之舟最大的秘密——《彼岸观想心经》!

《彼岸观想心经》,正是彼岸之舟的Cao舟之法!

据他刚才在脑海中见到的,那镌刻在彼岸之舟上面,如同花纹般的文字所载:只要将《彼岸观想心经》修炼到一定境界,就可以驾驭彼岸之舟,到达传说中的彼岸!

而《彼岸观想心经》的修炼之法,就是让朱聪不断观想脑海中那艘大放光明的彼岸之舟!

“难道修炼了此法,就能Cao纵彼岸之舟来渡过灭世浩劫?”

朱聪不由想起前世时听到的,关于灭世浩劫的传说。

“灭世浩劫”之说,自古就已有之,大体意思是说:天地形成后,每亿年就会经历一次轮回,到时天地万物都将归于混沌。而唯有掌控彼岸之舟者,才可驾驭彼岸之舟,前往传说中的彼岸,躲过浩劫。

至于彼岸为何处,据说曾经有远古大能专门进行过演算,认为彼岸在遥远的星空之外,那里住着无数的异类生灵。那些生灵住在钢铁浇筑的通天高楼里,驾驶着船只或者圆盘在天空中纵横飞行……

种种荒诞神异之处不一而足,朱聪也是半信半疑——反正他前世死之前,还没有见到灭世浩劫的影子,更没有见过“彼岸”是什么样子。

朱聪有些疑惑地开始试着修炼那个所谓的《彼岸观想心经》,也就是观想脑海中那艘彼岸之舟。

“咦,这种观想之法,竟然能增强神识!”

朱聪只是将那艘彼岸之舟观想了一遍,睁开眼后,却感觉自己的神识竟然有所增加,心下不由大惊!

五大部洲修士大都以炼气为主,不管是人族还是妖族,其修炼过程基本都是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化虚。

神识是一种极为神秘的力量,不但能增强人的六识和反应速度,还能增加修士的记忆力、悟Xing等等能力,不过大多数修士对其认识非常有限,他们在使用神识时,都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

据朱聪所知,在化神期之前,所有炼气修士都只能炼气,神识会随着修为的提升被动增加,必须要达到化神期后,才能逐渐揭开神识的神秘面纱,可以开始主动修炼神识!

可是朱聪现在还只是一个后天炼气者而已,竟然就已经开始修炼神识了,他如何不惊!

“此法竟然能够修炼神识,说不定三个月后,我还真的有希望击败曲峰,夺得宗门大弟子的位子!”

朱聪感觉到了赢的希望。

神识和灵气是完全层面的两种力量,虽然朱聪炼气修为弱,但是如果他能将神识修炼到足够强大,就可以以己之长攻彼之短,击败炼气修为比自己高的人并非不可能!

“若是我连区区一个曲峰都无法击败,那又如何能够扭转一年后的灭门之危!”

朱聪握了握拳头,他知道自己输不起!

他清楚记得,还有不到一年时间,天魔宗的人就要找上门来。

其阵容之强大、高手之多,根本不是邪极宗这样的小宗门能比拟的,而且还有南儋部洲的其他宗门相助,尽管朱厉也有自己的底牌,但最后也仅能让朱聪一人逃离而已,朱厉以及邪极宗内的其他人全部被天魔宗所杀!

想到邪极宗被灭、父亲被杀后自己过得那段犹如丧家之犬一般的日子,朱聪的眼神愈发坚决,转身回到自己的卧室,而后阖上双眼,开始继续在自己的院落中修炼起了《彼岸观想心经》。

也许普通人可能无法察觉,但朱聪上一世毕竟修炼到了金丹之境,他对于神识的感应比普通人敏锐的多,他能清晰地感应到,随着自己对脑海中彼岸之舟的不断观想,神识在慢慢地增加着……

不过,当朱聪将脑海中的彼岸之舟观想了九个大周天后,就感觉自己的脑中的彼岸之舟变得黯淡了下去,无法再继续观想了。

按照《彼岸观想心经》所说,朱聪知道,这是到了自己神识观想的极限了,只有随着自己神识不断提升,才能打破这种极限。

朱聪睁开眼睛,起身站起,感觉经过这次修炼,整个世界在他眼中好像变得更加清晰了,头脑也更加清明。

这就是神识提升带来的好处。

如今他的神识还很微弱,除了能让自己神清气明、看破一些低级幻术外,并没有其他能力。

想让神识外放,拥有其他攻击能力,朱聪必须将神识修炼到相当于筑基期修士的神识修为才行,他距此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刷刷刷……”

朱聪伸手取下腰间的长剑,随手挽出了几个剑花,却感觉很不顺手,有种极其别扭的感觉。

“看来,前世所学的功法都要再重新修炼一次了……”

朱聪明白,他虽然拥有前世的种种记忆功法,但今生他还只是一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而已,以往学到的那些东西在重新修炼之前,终归也只是记忆罢了。

朱聪还剑入鞘,走出自己的院落,按照前世的记忆,向着邪极宗的演武场走了过去。

邪极宗的演武场在接近邪极宗的中心位置,占地数百亩,地面用坚硬无比的黑曜石铺成,筑基期以下的修士很难在上面造成破坏。

邪极宗弟子平时炼气时都是在各自独自的密室,不过修炼功法时却都要到演武场去,否则整个邪极宗都会被这些弟子发出的气劲给拆了。

邪极宗共有弟子两百余人,不过对修士来说炼气才是根本,只是因此演武场平日里一般最多也只有二三十名弟子在修炼。

不过,这次朱聪接近演武场后,发现那里已经聚集了上百人,这些人围成一圈,挡住了朱聪的视线,他只能隐隐听到里面传出的兵器相交的声音。

“嗯?发生了何事,怎么有这么多人看热闹?”

朱聪心下有些好奇,不由加快了脚步。

他前世这个时候被父亲打了个半死,现在应该在自己院子里养伤,自然不知道此时的演武场发生了什么事——况且,他前世也是极少到演武场来的。

“咦!朱聪怎么会到演武场来?”

“这次有热闹看了!”

“……”

神识的增加,附带着让朱聪的听觉和视觉都是大增,他刚刚接近,就听到了那些见到他的弟子窃窃私语的声音。

“看来此事还跟我有关了……”

见到周围那些带着惊奇、鄙视、厌恶以及憎恨的目光,朱聪步履坦然地走了过去,沿途的弟子连忙退开,让出了一条路来。

“李轻雪!”

见到场中那名衣袂飘飞,正和一名年轻男子打得难分难解的绝色素衣女子时,朱聪身躯不由一震,一个久违的名字涌上了心头。

“虽然你是个废物,我也是在宗主的逼迫下才答应嫁给你的,但是宗主对我和妹妹们有救命之恩,我李轻雪是个知恩图报的人,这次救你一命,以后我们就两清了!”

在朱聪记忆中,那是李轻雪跟他说过的最长的一句话,虽然声音和以往一样的冰冷,但却给朱聪造成了很大的触动,特别是自己被救之后,随后就眼睁睁地看着李轻雪被天魔宗的人所杀,而他只能如同丧家之犬般,惶惶然夹着尾巴逃命。

“替我……照顾好妹妹们!”

这是李轻雪临死前给朱聪传音的最后一句话,声音凄婉,是他从未听过的腔调,他回头时,美人胸前绽放的血花刺得他眼睛生疼。

为了李轻雪的临终嘱托,朱聪随后的二十年一直和李轻雪的三个妹妹相依为命,他也从以前那个废物纨绔子弟,蜕变成了一个有责任感、有担当的人。

“轻雪……对不起,我没有照顾好轻霜她们!”

看着场中剑光纷飞,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