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悍女茶娘》悍女茶娘百度云 全文章节 悍女茶娘别扭受

更新时间:2019-11-07 12:08:28

《悍女茶娘》悍女茶娘百度云 全文章节 悍女茶娘别扭受 已完结

《悍女茶娘》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非10分类:古代言情主角:夏茶,银是

主角是夏茶,银是的小说《悍女茶娘》此文是非10原创的古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更新稍稍晚了些,见谅。 --- 月娘晃了晃米缸,眉间满是忧色。 最后半碗米了。 粗面也仅仅够吃一顿的了,明天只怕就没得吃了,近来...展开

《悍女茶娘》免费试读

更新稍稍晚了些,见谅。

---

月娘晃了晃米缸,眉间满是忧色。

最后半碗米了。

粗面也仅仅够吃一顿的了,明天只怕就没得吃了,近来几日,一日比一日省着吃,可还是熬到头儿了。

希望银儿今日下山卖茶,可以卖个好价钱回来……

不过,那一点点茶,最多也就二两的样子,能买个几十文就不错了……

月娘叹了口气——撑过一日算一日吧,眼下也只能这样了。

算一算时辰,这个时候落银和南风是该已经到了望阳镇了吧?

※※※※※※※※※

落银此际正和南风坐在范家茶铺里,舒舒服服地喝着茶水,一副上宾待遇的模样。

落银是不怯场,一副神定气闲的模样,可南风就有些受宠若惊了,见那伙计进了里间,他适才压低了声音说道:“落银,咱们不是来卖茶的吗?怎么喝起别人的茶来了……你不是说茶叶很贵吗,这茶,需要咱们付钱吗?”

他鲜少下山,是不懂这些世故。

落银听在耳中有些想笑,“放心吧,不用付钱的,你尽管喝吧。”

南风闻言将信将疑,刚想再说些什么,却见那小厮拎着一壶沸水,一手托着一套茶具走了出来。

他走到落银跟前,将茶具摆放好,笑着说道:“我方才都说了,您这茶啊,我不用试,看完货咱们谈价格就是了。”

“这跟上回的茶不一样。”落银解释着说道。

那长脸伙计一听这话笑意就僵住了。

跟上回的茶不一样?

那人家要不要还说不定了呢!人家看中的可就是上回那夏茶!

“不是去年的夏茶吗?”他印证着问道,那眼神好像就是在说‘你敢说不是,你敢说不是我立马翻脸你信不信?’。

见他神情,落银眼中闪过一丝思索的神色,很快掩去。

她微微一笑,道:“比上次的茶,好百倍。”

她这口气里没有太多的自得,却是满满的肯定,不容置喙。

伙计微愣之后,眼里闪耀着光芒,忙道:“那……还请拿出来一示!”

落银转脸看向南风。

南风会意,将怀中的粗瓷罐子拿了出来。

一看这罐子,伙计就觉得热情消却了大半,直觉就是什么好茶能装在这破罐子里头啊?可转念一想,去年落银过来卖茶的时候,还是两个竹筒装着的呢!

落银将密封的罐子打开,伸手捏了一撮儿,撒入袖珍茶碗里。

伙计见那茶的颜色,眼睛顿时大亮。

这是春茶!而且看这形状……还是南方的明前茶?!

这在北方可谓难求至极,南北运输且不说这茶好不好保存,就说这明前茶的原料就极其挑剔,而且很耗费原料,故市面上不常见。

雨前茶是上品,明前茶是珍品,故明前茶素有贵如金的说法。

在他们青国,明前茶一般是用于皇宫里的宴会,再则就是家里当官的或是贼有钱的才会喝这茶,因为寻常人家根本喝不起……

落银是有心试一试这莲心茶的市场,再者也是因为家里实在熬不下去等不了雨前茶的炒制了,她才会先制成一些莲心茶来卖。

“有劳。”

落银见那伙计盯着茶叶出神,出声提醒道。

伙计一回身,歉意地一笑,忙举起手中的长嘴铁壶注水。

滚水入碗,顿时一片氤氲的白汽儿弥漫开来,同时,伴有着幽幽的茶香。

饶是南风不懂茶,也忍不住多嗅了几口。

这茶光是闻着,就比他手里的这杯要香太多了!就好像落银昨个儿跟他说的,这茶,跟一般的茶不是一个等级的!

试完了茶,那伙计觉得自己跟喝了金子一样……

明前茶他只得幸喝过一次,那是他三年前随掌柜的去南方涨见识的时候尝到的,回来以后,因为这事儿他足足显摆了两年有余。

他那时候只觉得那道茶是他平生喝过最上上品的茶了,不能再有最好的了,可眼下喝了这一口儿,他却觉得好像比三年前那次喝的还要好上太多。

有一种说不出的香气萦绕在口中,经久不散。

“姑娘您……开个价儿吧!”

最后,他激动无比地说出了这句话。

落银伸出了一根手指来。

“十两银子一两茶?”伙计看着她。

落银含笑点头。

其实,要她发自肺腑的说,十两,并不算贵,据她观察,这个时代的物价来做比较,这里的一文钱大约是现代一块钱的价值,一两银子就是一千,十两,不过是现代的一万块钱。

要知道,她公司有一年推出的一款明前龙井,可是拍卖出了十二万每两的天价。

当然,茶叶这东西也是靠大家“捧”才能卖出高价,也就是现代所说的炒作。这东西更是挑地儿,若是在其他处还且算了,但在望阳镇,这个价钱已经相当的可以了。

南风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一口茶没咽下去险些呛住,这,这一点儿茶叶,十两!?

落银伸出一根手指的的意思,他原先琢磨着该是一串钱了不得了……

“这个……我只怕得跟我们掌柜的说一声儿。”伙计有些犹豫地说道,“可我们掌柜的三日后才能回来,姑娘您看,能不能三日后再过来?”

这不是个小数目,现在铺子里统共也只有三十两可以流动周转的银钱,这茶好是极好的,可万一这种价格那凌家花草铺不肯收的话,他找到买家只怕还需要些时间,若这期间铺子里万一出了别的什么差错,银钱周转不过来,可就麻烦了。

落银闻言,笑道:“那便罢了,我再去他家问一问。”

三天,她有这耐心,可她一家人的肚子没这个耐心了……

“嗳!”伙计见她真的就准备起来,忙伸手阻止道:“姑娘先别介啊!咱们再商量商量,不然您看,两天,两天总行了吧?”

不然他明天抽空去凌家花草铺先问一问,要是他们愿意收,他再出手买,这样才能力求保险。

落银至此算是看出来了,他收不收这茶,顾及的不是他家掌柜,不然也不可能从三天说变就能变两天,只怕是有着其他的打算。

可她不关心他有什么打算,今日这茶,她是必须要卖掉的,一家收不了,她大不了去其它的茶铺。

只有买不起好茶的人,可没有卖不掉的好茶。

见落银已抱起茶罐起了身,伙计急的简直冒汗。

最后,他心一横,牙一咬,道:“这茶,我收了!”

南风惊愕的下巴几乎已经脱臼。

十两银子,一两茶……还真的有人肯收啊!

他瞬间觉得,他对这个世界的了解还是太少了……

这究竟是喝茶还是喝金子啊!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