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墓影随形》如影随形电影 蕾丝 墓影随形精彩阅读

更新时间:2019-11-04 20:06:22

《墓影随形》如影随形电影 蕾丝 墓影随形精彩阅读 已完结

《墓影随形》

来源:作者:与世无争分类:灵异主角:杨末,莫宁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墓影随形》的小说,是作者与世无争创作的灵异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这门严严实实的挡住了我们前进的路,两边与石壁相接处的缝隙细小无比,不仔细看绝对看不出来。门上花纹起浮不平,而且非常细腻。用狼眼手...展开

《墓影随形》免费试读

这门严严实实的挡住了我们前进的路,两边与石壁相接处的缝隙细小无比,不仔细看绝对看不出来。门上花纹起浮不平,而且非常细腻。用狼眼手电照在上面,一眼就知道刻的什么。

“这不是麒麟吗?和我的这么像!”杨末拿出自己胸前的挂坠对比了一下,并好奇的向前凑了凑。

我也看的甚是清楚,那是一座城池,在城的上空正中央,飞跃过了一只麒麟,不管从花纹还是结构上看,这门上画的都可以说的上逼真至极,而且和我上午看到的幻像一模一样,这到底是预示着什么呢?

“哇塞,这和我们上午看到的景像一样,太神奇了啊!”莫宁指着那个铁门兴奋的叫道。

“我说咱小点声好吗?这是地下墓道,放死人的,小声都会被回音放大几倍啊!老姐!”我回头解释道。

接着又是他们几个的一阵切切私语。

回头再看父亲,他用手细致的抚摸着那两扇对关的门:“这门并不是铁做的,如果是铁,在上个盗墓团伙来时,通了氧气后,到现在就应该已经锈没了,可现在看这门还完好无缺,里面应该是铜之类的金属铸造的,而外面这层,我猜的没错的话,应该是银!像那个时候,如此工艺真是难得。”说着父亲又去观察门上的两个兽头,这兽头看似熟悉但却叫不出名。父亲拽了拽上面的铁环:“落了好多灰,这是铜羚像,应该产自春秋时期啊!”父亲说着,就手一推,但让我们都没想到的是,门就这样开了,没有预想中的“吱呀”声,只听“咯噔”门就慢慢向里打开了,这么大的门,父亲只是一试,就这样打开了。

随后我们跟着着父亲陆续踏入了这个墓室,里面有光,但很暗,昏红昏红的,当眼睛适应了一切后,我先后就听到了莫宁他几个“啊”的一声,片刻后又是一阵干呕。

这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墓室,有一个教室那么大,正中间放着个八仙桌。整个墓室又呈圆柱形,八仙桌周围放着四个玉石凳,看上去好像实心的,但正对着我们和父亲距离不到一米开外的凳子却是红色的。墓室的光源正是从这凳子和上空玉石的那块红里放出来的。这并不可怕,可怕的却是那红石凳上坐着个死尸。这死尸直挺挺的坐在那,右手兴杯到嘴边,手中的杯也是玉石做的,这死尸后脑已经烂的露出了脑壳,而身体上的衣服也破烂的四散开来,身上大部份只剩下骨头了。唯一连着骨头的也只是一些碎烂的干肉,这几个人第一次看到死人都感觉异常恶心,但这个死尸跟我上次见到的还是有一定差距的。

“儿子,你发没发现这里有些不对劲儿?看那衣服,这个人应该是上个盗墓团伙里的人。”父亲刚说完,我就听身后又是“咯噔”一声,铁门死死的关上了,我忙去拽,却还是晚了,这门好像一面墙,完全是向里开的,外面那门栓只是个装饰,我恨的踹了门一脚。

这个墓室除了那门就都是蓝色的玉石了,只有那红色与尸体让我觉得反差极大,杨末、张戊与秦枭晋,莫宁都站在一起,愣愣的瞅着,身子哆哆嗦嗦不敢靠近尸体。

“我……我们回去吧!”莫宁小先低了头。

父亲听到了摇了摇头:“当初跟你们说不听,现在后悔了吧!”“我擦,那是啥?”秦枭晋睁大了双眼大叫了一声。

我和父亲赶忙回头,刚才光注意死尸了,却忘记了那个玉人俑,死尸对面站着个用玉雕刻的人俑,是个老人,双眼瞇成线,但表情还算慈祥,手持玉杯,站立做着欲饮的动作,在他那边的桌上,此时赫然出现了六个血红大字----既来之,则安之!

“刚才还没有呢?怎么会?”我也开始害怕了。

“***,这绝对有鬼!”杨末叫道。

张戊看莫宁听了更害怕了:‘你省省吧,有病啊!当初吵着要来,你看墨夕,比咱们冷静多了,来都来了,你能怎么样?”张戊很快接受了现实。

我强装镇定的笑了一下,红字是繁体的,出现后便没什么动静了。我看看父亲到处摸着,好像在试探着什以,便上前问道:“爸怎么了?你发现什么了?”

父亲回头看了我一眼,又特小心的敲敲玉礕。“这石壁好像是空的,你发现没?”

“是吗?”我又敲了敲里面确实传来了空闷的声音,而且这玉石触手极凉,好像又很脆,我就没多敲。

“哎哟!这怎么红了?”那边坐在地上的几个人叫了出声,一个上挺站了起来,这一站不要紧,我就听“咔嚓”一声,接着一阵“噼叭”作响,伴随着声音一道裂缝延伸到我脚下!

“这玉也太脆了?”杨末冲着我道,表示出他很无辜的样子。

“这怎么红了?”秦枭晋指着他们坐过的上方,包括靠过的墙角,此时也通红一片!几人吓的赶忙跑了过来。

父亲一看,四周越来越红,斑斑点点的,开始蔓延了过来。就像有什么东西喷血了一样撒在玉礕上,而且还在里面,上面放着微光。突然,他恍然大悟:“快找机关,打开门,那是虫子!”父亲这话一出,我们几人顿时乱了分寸,这么多红点,包括那红凳子好像都比刚才亮了,那得多些虫子啊!

“真他妈是虫子,我看见腿了!”秦枭晋回头指着范红的墙壁大喊,我一回头,浑身鸡皮疙瘩顿时就起来了,原来包括刚才头顶玉的红色,凳子的红色,血字的红色都是这虫子搞的鬼,我仔细一看,里面密密麻麻的红色虫子纷纷向这里靠来,此时整个墓室都快变成红色了,那虫子有姆指盖那么大,样子和七星瓢虫一样。身上腥红发亮,包括那爪子和肚皮,地上刚才的裂缝开始咔咔作响,好像虫子正啃食着要出来,包括我这几个孩子都吓傻了,呆在原地苍白的不敢动,他们是打战,莫宁和杨末都快站不住了,而我则浑身发毛,感觉特不自在。在所有人里面。只有父亲一个人在墓室里找来找去,翻着机关在哪……。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