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武家栋梁》武家栋梁评价 虐文 武家栋梁女王受

更新时间:2019-11-02 04:19:32

《武家栋梁》武家栋梁评价 虐文 武家栋梁女王受 已完结

《武家栋梁》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冰镇乌梅汤分类:历史主角:吉良万松,阿菊

冰镇乌梅汤新书《武家栋梁》由冰镇乌梅汤所编写的历史风格的小说,主角吉良万松,阿菊,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刚回到本丸就遇到山本勘助,看起来似乎忧心忡忡的走过来,对他说道:“骏河国传来的消息,几日前今川家对骏河、远江两国发出动员令,今川...展开

《武家栋梁》免费试读

刚回到本丸就遇到山本勘助,看起来似乎忧心忡忡的走过来,对他说道:“骏河国传来的消息,几日前今川家对骏河、远江两国发出动员令,今川家不日将再次出阵三河国,这将是自今年初Chun以来第二次三河出阵。”

“今川治部可真急切啊!他是要镇定松平家的内乱吧!”吉良万松丸叹了口气,这种常识他当然知道,身为亲今川一方的三河国人众,松平家的作用不言而喻,无论是小豆坂合战还是几次安祥城战,松平家都担任今川军的先手,为今川家冲锋陷阵,当然也可以理解为高级炮灰部队,起码在今川家彻底平定三河之前,松平家的地位可以保证,松平家的内乱也必须消除。

“是!松平家陷入混乱无助于今川家的统治,今川治部殿下应该是打算逼迫织田家交出松平竹千代。”山本勘助提了一嘴,才让他想起松平家还有那个狸猫之称的竹千代,这小子年纪比他还要小一岁多却有不错的运气,自己祖父几代人打拼下来的基业,一群同族一门众的支持,还颇有几个忠诚有力的谱代家臣打底。

“现在的松平家似乎也不怎么样啊,三河的国人还没太把他家当回事,松平清康那个只会打仗的莽夫连自己同族都得罪,就更别说国人不喜欢他了,果然松平清康一死整个松平家就衰落下去了。”

吉良万松丸到是还有心情吐槽松平家的状况,可惜他的好心情也就维持那么一会儿,山本勘助微眯着独眼说道:“这次太原雪斋将担任军代,统领今川家大军进驻冈崎城,已经确定的人选中,朝比奈泰能担任副将,冈部元信担任骏河本阵先手,他将指挥缺少家督的松平军参战。”

“也就是说,今川家已经大好了算盘是吗?无论本家如何应对都已经确定了结果,就看本家是吃敬酒还是吃罚酒了。”吉良万松丸又叹了口气,他发觉最近一段时间叹气的次数有些多,这难道是早衰的迹象么。

“请馆主大人早做决断!”

“做什么决断?降服或者抗争,还有第三条路可以走吗?”吉良万松丸苦笑一声,他这个领主当的真倒霉,从小到大还没走出西三河,从不惹是生非,每逢节日还要去自家的菩提寺実相安国禅寺颂香祈福,祈祷天国的父母快乐安宁,祈祷领国子民生活富足,还有家业顺利臣僚同心等等,这些家督该做的事情他一个没少做,却还是让他碰上了兵灾。

“师匠,如果本家军势全部交由您来指挥,有几分把握战胜太原雪斋?”吉良万松丸满怀希望的望着他。

只可惜后者似乎并没有太多的信心,咂了咂嘴摇头说道:“单纯以合战来看,我吉良家除去臣下训练的八百足轻与馆主大人的两百马迴众可堪一战外,诸家臣的军势根本无法给今川家造成麻烦,三千五对两万,臣下也是回天乏术啊!”

“还有调略,骏河历来富裕,今川家的财力远胜本家,明国俗谚曰: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今川家诱之以利,胁之以威,本家拿什么去阻挡?”不是只有吉良万松丸一个人在思考,身为他的辅佐役兼亲信大将,山本勘助同样也在苦苦思索。

“今川治部殿下已经与北条相模守殿下达成和睦,并于去年在太原雪斋担任住持的善得寺里达成初步和睦约定,甲斐、相模两个方向再也不用担心,与远江接壤的南信浓归属于武田大膳殿下手中,我吉良家要与今川家对抗唯有依靠织田家的力量,可是织田信秀有这个能力与魄力吗?”

“那个尾张土财主自从去年小豆坂合战惨败一阵,现在已成没了牙的老虎,那一战据说死了一大半人,尾张下四郡可是家家户户有哭丧,年初的安祥城合战,织田家只派出两千援军,与去年威风八面的出阵冈崎城相比,真是掉了毛的凤凰不如鸡。”

吉良万松丸对尾张的军事实力很不屑,在东海道尾张国的士卒有着弱兵之名也不是空口白话贬低出来的,这都是沾了尾张守护斯波家的光,为了远江过的利益,斯波家联合三河吉良家顶着今川氏亲打了好几场合战。

每一次尾张斯波家都被打的灰头土脸,连累着吉良家的三河军势也跟着吃败仗,尾张国就是内战内行,外战外行的代表,这两年尾张的土财主先后栽在今川,斋藤手里,不但嚣张之势一去,就连地位也不比以前稳固,差不多就是只掉毛的凤凰。

“真是人善被人欺,老老实实经营领地看起来是没前途了,可是我吉良家又没有多少军力,如果不恤劳力的征发军役不但赢不了今川家,还会失去世代统治西三河积累下来的情分,打又打不过,降服又心有不甘,到底该怎么办呢?”吉良万松丸很苦恼的告别了山本勘助,返回天守阁的时候天色已经渐渐暗下来,他独自一人坐在露台上看着月亮发呆。

“仔细看起来,似乎有一个大大的光圈呢!似乎在传说中月晕是不吉之兆,也不知道哪里又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吉良万松丸躺在露台上看着圆圆的月亮不知不觉中就睡去,不知过了多久又被推醒过来,耳边传来阿菊温柔的声音:“殿下不要在这里睡,很容易着凉的,殿下要多注意保重身体,为了吉良家,也是为了公主殿下。”

“唔,本家记住了!话说我睡着了吗?刚才明明在看月亮!”吉良万松丸揉了揉脑袋,摇摇晃晃的在菊姬的搀扶下站起来走入桐之间,原来阿菊已经为他叠好卧具,还很贴心的在榻榻米的一角上放着一杯水,因为吉良万松丸阳气很旺,夜里容易口渴,所以每天晚上阿菊都会准备这样一杯冷凉的开水。

菊姬为他褪去衣衫,盖上被子然后迈着碎步退出房间,当她跪坐在门外将要拉上纸门的时候,吉良万松丸小声说道:“谢谢你,阿菊!”

“这都是阿菊应该做的!”阿菊轻柔而含蓄的笑容唤起他的回忆,记忆里他的母亲也是这样美丽的笑容,似乎京都的女子都是水做的,他的母亲是这样一位温柔而又忧郁的女子,阿菊也是这样,整天除了忙着照顾他,就是静静的望着小花园里的花草发呆,那是她母亲在世时在姬丸里栽下的花苗,只可惜她没等到欣赏的那一天就故去了。

纸门终究还是合上,待阿菊轻盈的步履声逐渐消失后,吉良万松丸突然觉得心里很难受,仿佛有些话不吐不快,对着月亮喃喃说道:“阿菊,我一定会去京都的!一定会!”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