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凤斗江山》凤斗宫心 娘受 凤斗江山君臣文

更新时间:2019-09-17 12:05:24

《凤斗江山》凤斗宫心 娘受 凤斗江山君臣文 已完结

《凤斗江山》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冰若童心分类:仙侠奇缘主角:白歌,竹蝶

新书《凤斗江山》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冰若童心,主角白歌,竹蝶,是一本仙侠奇缘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哪里话,你我情同姐妹,修在说什么奴婢。”白歌嘴角带着笑,不紧不慢的应了竹蝶。 不知是不是没有喝那安神汤,今夜的梦倒是特别的多,...展开

《凤斗江山》免费试读

“哪里话,你我情同姐妹,修在说什么奴婢。”白歌嘴角带着笑,不紧不慢的应了竹蝶。

不知是不是没有喝那安神汤,今夜的梦倒是特别的多,先是那沈宜Chun,又是白武强,最后连久违的小姬也不知道从哪里蹦了出来,朝着白歌张牙舞爪而来。

却得一个英明伟岸的身影三拳两脚之下,生生将小姬打的魂飘魄散。白歌定睛看时,却见到白萧文那货脸上挂着Yin邪至极的笑容,一步一步的朝着自己走来。

“白萧文?”

梦中的白歌,都觉得自己有些荒唐了。

“娘子受惊了,秋白来晚了。”白萧文这货大大咧咧的唱了诺。

“秋白你妹,白萧文你,你到底要做什么?”

梦里的白歌听到这话,登时便一脚踹了过去。

“哎哟!”

噗通!

紧接着白歌便听到一声凄厉而短促的惊叫声响起,紧接着便是一个重物落地的声音。

“坏了,竹蝶还在身边!”

一下子,白歌便清醒过来了。刚刚那一脚,结结实实的踹在了竹蝶的屁股上,竹蝶睡的正香,冷不丁的被一脚踹下去,自是懵懵懂懂……意识到自己出错了,的白歌哪敢睁眼,不然竹蝶又会开始哭哭啼啼的说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了。

……

一夜无话。

次日白歌更衣时,身上的冷汗还没有干透彻,头昏昏的,几次险些睡过去,见外吵得厉害“竹蝶,你去看看外面怎的了?”

“白歌姐怎么了?脸色不大好。”竹蝶见白歌有气无力,担心的问道。

“无碍无碍,想是昨晚头发湿漉漉的,有没睡安稳。”白歌用力眨眨眼,才没有睡过去。

竹蝶一去打听可不得了,整个白府,甚至周围的一些街坊都开始议论,白家的二小姐白歌,勾引白家的三少爷白萧文。往日也罢,甚至在昨夜将白萧文引入闺房,说些露骨的话来,最后白萧文一怒之下,将白歌的房门踹飞,破门而出。

也有说傍晚白歌的房中便传出了女子呢喃白萧文这个名字的声音,以及一些怪异的叫声。

白歌听了头疼的厉害,只当个蜚语,也没上心。谁知到了傍午,蜚语闹的凶着,连张银环的事都被传了去。口口声声说白歌为了白萧文,与白萧文新的贴身丫鬟争风吃醋,以大欺小,将那个贴身丫鬟折磨的死去活来。而那个丫鬟的兄长为了解救自己的小妹,也被白歌以身份压下,送去挨了鞭子。

本在为白歌熬粥的竹蝶听了这个传闻,手忙脚乱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最后则是哭哭啼啼的找白歌拿主意去了。

这事若是坐了实,白歌定身败名裂。指不定白老爷就会维护府上的体面,将她赶出府门去。白歌听后虽说还算淡然,脸色却白的厉害,竹蝶更是慌张“白歌姐,你怎么了…”

“莫慌,我歇息会…一会…”白歌头好沉,脑子也转不过弯来,喃喃的便睡下了。

待醒来天开始泛起淡白,休息一夜虽说好了很多,但也精神不振的很。见白歌醒了,竹蝶便开始就忙碌的做了粥,与几道漂亮的菜,看阵势是一夜未睡“别忙了,快些一起吃了。不然这么丰盛,白夫人知道了可会前来抢食干净。”白歌打趣到,竹蝶也有些开心“昨夜白歌姐烫的厉害,我去求大夫大夫怎的就不来,谢天谢地,好了好了……”又有些沮丧“说了白歌姐别怪罪,上次那五十两我揣在怀里,没拿出来,想着我那俸禄便够。没想到人家却瞧不上眼,等我拿出来,人家却关了大门……”

白歌垂下眼睑,那人想是看了竹蝶是丫鬟模样没有什么油水,竹蝶又不善言辞,人心冷暖呀!

“竹蝶,难为你了。”白歌知道,这话自己说过了,却又重复道。竹蝶却一脸不解,在她心里,这些早就是应该的了。

“对了,昨日你说,外面,怎的了?”白歌忽的想起,便问了,昨日昏昏沉沉,倒是真没听真切。

听竹蝶说完,白歌抬了抬眉梢,又喝了几口白粥,竹蝶见白歌不冷不热,脸上的不快显而易见。

“好了竹蝶,没事的。清者自清,浊者自浊。”白歌起身随手在矮窄的,木架上取出一本书卷拿起看了看。在这的日子实在无聊,百无聊赖之下,白歌便会读读野史,看看演义。这些都是白琴丢的,竹蝶见可惜就拾了回来。白歌就有找来一个废弃的木架,干脆弄了一个书架子。

白歌之前生活的那个世界,倒与现今这个世界没什么两样,无论是文字,文化,还是习俗。要说唯一不同的地方,便是历史了吧。

史书记载的历史,虽说原本的那个世界,截然不同的,但礼仪思与神话传说想却都差不多。若非历史不同,那白歌还真会以为,自己还在原本的那个世界,只是在不同的地方而已。

“那白歌姐,我们该怎么做?总不能,不能任由着他们这样传下去呀!”竹蝶有些紧张的看着的看着白歌。

“我们现在最好,便是什么都不做,在某些人眼里,无论我们现在做什么,都是欲盖弥彰罢了。”

白歌随手又把书放了回去,笑眯眯的说道。心里却想着,那沈宜Chun,也该闹腾了。不过这件事,倒不是很似沈宜Chun的风格,这事情,完全是以讹传讹,造谣中伤,应该是出自那张银环,或者李二之手。

白歌心中暗自分析起来。这一般姑娘怕是早就哭哭啼啼了,贞洁可是跟Xing命一样的。更何况还是跟自己弟弟,不说贵族小姐,哪怕是一般人家的闺女也怕是已经三尺白绫悬梁以死来证明清白了。竟想用言语逼死一个姑娘,心地真是狠毒!

想她白歌,不就说勾搭了个汉子吗?在那红尘之地不怕你勾搭了谁,就怕你谁都不勾搭。虽说白歌卖艺不卖身,但终究也是青楼女子立牌坊这档子事,白歌倒也不是很在意,我心中自知我清清白白,无恐亦无惧。想白歌虽张扬,并不放荡,前世实是经历的太少,想的也不多,才死的如此荒唐。如此,今生的白歌心思也紧密了不少。

白萧文这世人眼中的大纨绔,若是说他勾引白歌还差不多。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