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我是蒲将军》我是蒲公英 总受 我是蒲将军强强

更新时间:2019-09-17 06:07:43

《我是蒲将军》我是蒲公英 总受 我是蒲将军强强 连载中

《我是蒲将军》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嘉宝儿分类:历史主角:张晓天,韩信

主角叫张晓天,韩信的小说是《我是蒲将军》,它的作者是嘉宝儿最新写的一本历史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人不会一个坑里摔两次,这话没错。但是有无数的人在相似的两个坑里面摔两次,比如汉王刘邦,再比如此刻的张晓天。 韩信被夺军之前,蒯通...展开

《我是蒲将军》免费试读

人不会一个坑里摔两次,这话没错。但是有无数的人在相似的两个坑里面摔两次,比如汉王刘邦,再比如此刻的张晓天。

韩信被夺军之前,蒯通命令张晓天去劫杀汉王,其实也是抱着利用的目的想碰碰运气,即使张晓天再笨,再相信自己的义父,他也能够感觉到,自己被卖了。

张晓天带着五百骑兵来到固陵的汉王壁垒,此时只有雍齿在整军。张晓天对着壁垒喊道:“请汉王出来答话,我乃是梁王彭越手下,有要事求见汉王。”他撒了一个谎,因为直觉告诉他,现在的情况对他非常不利。没想到壁垒上的守将雍齿却对他说:“汉王去韩元帅的大营了,你们往固阳方向去吧。”这并不是雍齿有多聪明,能够猜到汉王他们的行踪,纯粹是雍齿觉得韩信那里兵多,让他们自己去撕咬去,他能拖一天是一天。没想到歪打正着。

信息的相互不对称产生了极其严重的后果,雍齿只是想把张晓天这票人赶走,而张晓天却判断汉王是去夺取韩信的军队,绝对不能回营了。不得不说,张晓天好好跟李左车学了一段时间,的确是有点智将的样子了,居然让他蒙对了。张晓天带着五百骑兵离开壁垒不远,队伍里就产生了内讧,有人说要回大营,当兵吃饭而已,没什么事情。有的人却想的更远,敢死营既然是韩信的嫡系,韩信兵权没了,这只军队还落得到好么?战场上要靠着兄弟活下来,然而各人有各人的兄弟。一旦失势,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这辈子不得寸进都是最好的结果。被莫须有的罪名干掉也不排除这种可能Xing。队伍散了,分成了几股,有的去了韩信大营。有的自称去投目前在城父的九江王英布,有的自称要回家乡。张晓天就是其中的一个。张晓天现在想的不是怎么逃亡,也不是什么宏图大业或者烈焰复仇,而是回去看看他美丽的妻子和肚子里的孩子怎么样。他不动声色的离开队伍,但是他的几个亲信都跟了过来,说想跟他一起去闯荡。

几人一路过了荥阳,还没到洛阳,就发现了官府对张晓天的通缉令。其他几人都是哈哈大笑满不在乎,结果到了晚上,却一起袭击张晓天。能够赏千金封侯,一个所谓的兄弟算什么。但是他们没想到张晓天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怎么可能会没有准备。结果这些人被张晓天逐个杀死,但他自己也受了伤。童年的一幕幕变了个花样在他面前一一展现。似乎没有什么不同,一切都没有不同。唯一的心灵依靠,目前去世。自己最相信和尊敬的义父出卖了自己,和当年自己最好的小伙伴为了半块饼就能出卖他一样。他的心中充满了悲愤,然而无处发泄。现在他的妻儿是唯一的心灵寄托。他只想见到自己的爱妻以后再做打算。

定陶,蒯通将张晓天的妻子婉儿安置在城里的一处小院子里,蒯通把自己与张晓天进行了彻底的切割,所以也没有人保护她,只有一个老迈的仆人。虽然这样很隐蔽,但是仍然瞒不过有心人。汉王刘邦对张晓天的妻子毫无兴趣,也许他见了这个美丽的女人以后会落初文学心思,不过很显然汉王现在只想要张晓天的人头。他不想并不代表别人不会想,比如定陶太守的小舅子黄屏就对这个怀孕几个月的美丽女人很有兴趣。他并非好色之人,只不过要抓到身手不凡的张晓天,没个诱饵怎么可能做得到。于是在一个夜黑风高的夜晚,他派人绑架了这个女人。

如果只是绑架,那也不会有后来的事情,有时候事情就是坏在小人物身上的。负责抓捕婉儿的打手家丁看到婉儿美貌异常,特别是怀胎三月,更是有一种美丽的母Xing光辉,于是见色起意。那些人觉得既然张晓天是必死之人,那一个活的诱饵和死的又有什么区别呢?还不如爽一爽再说。于是一个人间惨剧发生了,婉儿被多人***孩子流产,然后自尽而死,一尸两命。如果是这样也就罢了,偷偷处理掉也没事。偏偏黄屏怕夜长梦多,张晓天知道了这事肯定要报复,哪有千日防贼的道理呢?于是黄府放出风声,人质在他们手里,要张晓天听到消息就去他们那自首。自己在府内埋伏了不下几百个家丁。

在固阳的匿藏的张晓天终于知道了这件事,飞速的赶去定陶,但是他并不傻,他不会直接去自投罗网。一尸两命这种事情闹得那么大,又岂能瞒得住?于是第二天早上,黄屏和他的爱妾的脑袋悬挂于黄府的大门。夜里,参与此事的家丁的那活被切下后,身体被斩为两段。第三天,黄屏的妻子和几个子女被发现淹死在府内的池塘里,第四天,参与这件事的家丁,只有一位家远在洛阳的幸免于难,其余全家不论老小全部惨死。第五天,定陶全城宵禁,城门封锁,追捕张晓天。结果夜里,定陶太守,双手双脚被斩断,他的爱妾,也就是黄屏的姐姐,头颅被斩下。

张晓天这一系列的腥风血雨,死的人不下五百,其行事的果决,手段的凌厉,斩草除根的狠辣震惊了齐国上下。有德高望重的乡绅出面,好好殓葬了婉儿的尸体,厚葬在了定陶附近的风水宝地。张晓天这才消停,定陶全城无不胆寒,夜间小儿都不敢啼哭,生怕引来这个杀神。

深夜,风声如阵阵鬼嚎。张晓天跪在婉儿高大的墓碑前,泣不成声。是的,他杀出了威风,心灵支柱坍塌的他,已经无所畏惧,无所牵挂,他的脑中只有一个字,杀!他学了很多的兵法,谋略,都用在了这里,他学了很强的武艺,也都用在了这里,他杀得定陶的官差都不敢查他的案子。他杀到定陶的族老出面厚葬婉儿的尸体来讨好他,求他放一马不要波及无辜。他靠着杀了好几百人来树立自己的威严。然而,他的爱妻和肚子里的孩子再也不会回来,永远的躺在墓碑里。他现在除了自己一身的武艺和头脑里的兵法战阵,一无所有。没有亲人,没有妻儿,没有朋友。他现在已经不知道什么是恨,他只知道自己还不能死,还有人没有复仇。发布通缉令的汉王,抛弃自己的义父,毁掉汉王二十万大军的蒲将军。即使不能杀掉他们,他也会尽力,杀掉他们的亲人,子女甚至朋友。只有这样才会让他感觉自己空虚的人生有意义。

张晓天拿出爱妻写给自己的家书,最后恋恋不舍的看了一眼,放在坟前烧掉了,火光映照着他的脸格外的坚毅。正在这时,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响起:“你就这么喜欢杀?就算把人杀光了又怎么样,和爱妻一起过平淡的生活不好么?”一个带面具的黑袍女人出现了,声音还是那么的清脆,眼神还是那样如秋水一般。只不过她的话语里多了一丝怜悯,少了一点冷漠。

一直不做声的张晓天暴怒了:“你以为我不想吗?婉儿已经死了,她活不过来了,我还能怎么样?啊,你告诉我,我还能做什么。我只有把他们杀了,让他们在地下做牛做马去给婉儿赎罪,这是我唯一能做到的了。我不管你是谁,我现在心情很不好,再聒噪别怪我刀不长眼。”

“哟哟,你们这些男人啊,明明是自己没有安顿好妻儿,反倒责怪起无关的人来了,呵呵呵好好笑”那黑袍女居然笑起来了,然后语气突然一冷:“你觉得你有本事可以试试看了,我让你一百招怎么样。“话音未落一道刀光斩过来,这一刀速度快,而且力度极大。刀前面的破空都能砍伤对手,然而却斩到了空处。张晓天不急不躁,一连使出十八路刀法,刀刀致命,然而却好比石沉大海,连衣角都没有碰到。

”原来你就这点水平啊,啧啧,我还真是高看你了。“黑袍女一指,张晓天就定住不动了,他双眼睁的大大的,然后倒在地上。

张晓天觉得头脑一片黑暗,然后突然出现亮光。房间陈设是洞房花烛,他看到一个女子穿着歌姬的衣服缩在墙角警惕的看着他,正是婉儿。他觉得好笑想开口,但是身体却不受自己的控制:”姑娘,我第一眼看到你就喜欢你了,我是个粗人不会说话,你要是想和我过日子。那咱两现在就拜堂,你要是不愿意,我现在送你回去吧。扑哧,对面竟然笑出来“哪有你这样说话的啊,把人家抢过来就拜堂。”婉儿坐到他身边,轻轻的靠着他,幽幽的说:“现在世道这么乱,以后咱们在一起可要好好的过日子啊。”两个身体慢慢压在了一起,房间里传来了动人的乐曲。

张晓天忽然睁开眼睛,觉得难以置信。这个女人竟然能让他体验自己和婉儿洞房花烛的那一天的情景,不敢相信。“”怎么样,有什么想法没?“”快,快救婉儿,我知道你一定能让婉儿复活。“张晓天跪下了,但是却看到那黑袍女摇摇头:”不可能了。人死了就是死了。不会有重新复活这种事情。“张晓天颓然的跪在地上,头顶着地。”但是我却可以让你们重新在一起生活。让时间倒退回你洞房花烛的那个时候。不过你要听我的吩咐。“

张晓天突然站起来,整个人都焕发出了生机,闻到:”无论什么事情,我都会尝试去做,你只管吩咐。“

风声渐渐大了,也听不清黑袍女说了些什么,张晓天消失在了夜色当中,整个人都精神抖擞。

在一处小院子的书房内,韩信跪在蒲将军面前,颓然的说:师傅,我输了。”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