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身体有个关二爷》身体有个关二爷txt下载 章节在线试读 身体有个关二爷虐文

更新时间:2019-09-12 00:06:03

《身体有个关二爷》身体有个关二爷txt下载 章节在线试读 身体有个关二爷虐文 已完结

《身体有个关二爷》

来源:长沙掌读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作者:屁屁裂两瓣分类:都市主角:刘夕,马文

主角是刘夕,马文的小说《身体有个关二爷》此文是屁屁裂两瓣原创的都市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话一说完,我整个人虚弱的躺倒在地,那疯子道长突然哇哇乱叫一通,撒腿跑掉了。我看到马文俊一脸不可置信的站在一旁发呆,有气无力的说:“...展开

《身体有个关二爷》免费试读

话一说完,我整个人虚弱的躺倒在地,那疯子道长突然哇哇乱叫一通,撒腿跑掉了。

我看到马文俊一脸不可置信的站在一旁发呆,有气无力的说:“扶我起来,我们快回去,每次被关二爷附体,像是跑了一场马拉松。”

“刚那就是关二爷?”马文俊瞪着眼睛问道。

我点点头,马文俊上前就要将我扶起来,那两只幼崽对着马文俊就是一阵呲牙咧嘴,似乎真不让谁接近自己。当真有那么神奇的事情?我吃力的坐起身来,对着它们无力的喊了声“别叫”之后,竟然就真的坐回自己两侧,连马文俊都啧啧称奇。

时间已经很晚,马文俊也随着我回到了出租屋,我以为四眼和刘夕都已经睡下。哪知开了门后,刘夕一个人在地板上不断翻滚着,而沙发上的四眼正打着呼噜。

开门声音惊动了刘夕,刘夕抬起脑袋看到我,愣了一会,然后眼泪哗啦啦直流,急忙向我张开双臂跑来。

我赶紧蹲下抓着两条幼崽,生怕咬到了刘夕。

“呜呜呜.....哥哥,我想妈妈爸爸了!”刘夕搂着我的脖子,最担心的事情,终于到来了,哄小孩子我最不擅长,也是最头疼。可是刘夕哭到一半,看到我两手抓着的小狗,瞬间被吸引住了。

“哥哥,这是什么?”看来刘夕还没见过这东西,十足好奇的问道。

刘夕伸出手就要摸,我赶忙制止,“小心它们咬你,你别哭哦,哭了就会被咬,咬到了就很疼。你看,哥哥也被它们咬出血了。”

我正要将两条幼崽关进厕所里,忽然黑色那条挣脱我的手,呲着牙对着门口,似乎外面有着什么东西让它不安。我小心翼翼的透过门上的猫眼洞向外面望去,看到对面住户似乎有个披头散发穿着睡衣的女人,正往屋里走,合上门的那一刻,我看到那女人一脸苍白得吓人,眼睛好像在和我对视,似乎她知道我正在门的另一边偷偷看着她一样,咧着嘴朝我这边挥了挥手。

我以为自己看错,揉揉眼睛再定睛一看,对面已经是紧闭着房门。

马文俊问我:“怎么了?”

我虽然奇怪,但也没有深究,摆摆手称看错了。

等我回头想弄那两只幼崽到厕所的时候,刘夕这熊孩子已经双手抱着那条白色的幼崽躲在茶几底下玩弄着。惊得我一身冷汗,急忙从她怀里夺了回来,检查一番,似乎并没有被咬到。而再观察一会,明显白色的比那条黑色的幼崽更亲近些。

“哥哥,我要,我要!”刘夕扁着嘴不断想从我手里要回来。

“要你妹!”我生气道,谁知道这两条有没有狂犬病,自己得就算了,别毒害到孩子。

刘夕哼了一声,“我没有妹。”

四眼从沙发里早已经惊醒过来,一脸迷蒙的对我说:“关文武,你这样教育小孩子可不行!”

我哪顾得了,想起白天还要上课,这刘夕到时候可怎么办?

“哥哥,哥哥,哥哥。”刘夕像复读机一样继续仰着头问我:“它们叫什么名字?”

既然是关二爷给的一份意料之外的礼物,也总不能没有个名字。估计以后这两条幼崽要和刘夕朝夕相对,解释阴灵犬给她听,又太复杂。黑色的如此威风凛凛,面露凶狠,与那在黑暗骑士的马有得一拼,黑暗骑士?

黑骑,黑骑,我灵光一闪,对刘夕指着蹲在我左边脚下那条黑不溜秋的幼崽说道:“这条叫黑骑!”

“那这条白白的呢?”刘夕歪着脑袋看着我的眼睛。

“这条叫黑骑,嗯,还是亲兄妹。那这条,又纯白无洁,白雪公主。对,它以后就叫公主。黑骑哥哥,公主妹妹,好听不?”我抱起两条仔细检查它们的隐私部位才分清是一公一母。

刘夕兴奋的在原地转圈拍着手,我不知道这两条幼崽是否有那个疯子说的那么神奇,但是从这么小就知道护主已经有些不简单了。我把黑骑和公主抱到前面,跪坐在地上,不管它们是否听得懂人话,对着黑骑试探道:“黑骑,坐!”黑骑歪着小脑袋一动不动,我仔细凑近才看清这黑不溜秋的小家伙眉毛疑惑的耸动着,似乎不知道我在说些什么。

我不死心,又对着公主喊道:“公主,坐!”伸出手掌,指令道。

公主伸着舌头,一屁股坐在地板上。

刘夕看到,高兴得又想冲上来抱公主,我连忙制止。耐心解释,等哥哥帮它们洗干净,打了预防针确定不咬你的时候,就可以玩,刘夕乖巧的站在一旁仔细的盯着黑骑和公主。

第二天一大早,商讨半天还是放心不下刘夕,连课都不敢去上。光是伺候这调皮的刘夕就足以让人精疲力尽,还好黑骑和公主并不吵闹,一直吃完睡,睡完了吃。仅剩的钱,恐怕也难以维持两天时间,思考良久觉得很有必要把这事告诉爷爷。

事实上,这个决定让我良心愧疚一辈子,爷爷在电话里听到后,沉默不语。刀子嘴的一直说不再认这个儿子,可真到了出事,心头肉怎能不痛?

上午刚打完电话给爷爷,下午就接到村长的电话,说爷爷病倒在床,估计快不行了,让我赶紧回去一趟。我挂完电话,边流泪边恨自己自作聪明,万一爷爷真挺不过,我就是个千古罪人。

四眼不知从哪里给我凑了一些钱,本想把黑骑和公主留下,可它们似乎感应到我心中的悲痛似的,不停伏在我的脚上呜咽。马文俊和四眼都不敢接近,若不是因为关二爷,我真会舍弃这两条阴灵犬幼崽。为了赶时间,不再啰嗦,只能为它们办了托运,随着我一起回关家村。

坐了将近一天的火车,此时镇上已经入夜,我抱着刘夕四处找三轮车进村,加钱都没有一辆车搭载。

兜兜转转问了一圈,最后,一个三轮车夫看我一副心急如焚的样子,好心告诉我原因。前段时间,原来去往关家村的山路上接二连三翻沟里死了好些人。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