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公子难惟》公子难移微博 网盘 公子难惟主角是秦相笙,黄夫人的小说

更新时间:2019-09-06 12:15:20

《公子难惟》公子难移微博 网盘 公子难惟主角是秦相笙,黄夫人的小说 已完结

《公子难惟》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半颗桃分类:古代言情主角:秦相笙,黄夫人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半颗桃原创的古代言情小说《公子难惟》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秦相笙,黄夫人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黄夫人却不理会面色难看的封夫人一行人,转头对着府尹大人道。 “府尹大人,既然现在人证物证介不齐全,唯一的线索也在马胜身上,并无证...展开

《公子难惟》免费试读

黄夫人却不理会面色难看的封夫人一行人,转头对着府尹大人道。

“府尹大人,既然现在人证物证介不齐全,唯一的线索也在马胜身上,并无证据证明与我儿有关,那么我便先将邙儿带回去了。”

“哼。”说罢,黄夫人转过身,直视着封夫人,傲慢道。

“若是大人证明此案与我儿无关,那么就劳烦封大人登门一趟,与我家老爷解释解释了。”这意思就是,若是封家拿不出证据,黄家还要继续追究。

“你、你们分明是欺人太甚!”

场面顿时胶着下来,想来若是找不到马胜,这案子怕也是定不下来了。府尹叹口气,事已至此,他也别无他法。

“马胜在此。”浑厚的男声压下了府外的喧哗议论之声。

来人青松匀纹长衫锦缎,金李翠玉腰带束身,头顶上的镂空成金冠熠熠生辉格外扎眼,他俊美的眉目紧蹙,身后还跟着两个家丁押解着一个男子。

男子头发蓬松散乱衣衫破破烂烂,满身剑口。

他双腿无法动弹,以一个诡异的姿势弯曲着,几乎是被那两人一人夹一边拖着进来的。

看到那人之后,站在黄夫人身边的黄邙目光呆滞,不自觉扯了扯黄夫人的袖子。“母,母亲……”

黄夫人一个眼神及时横扫过去,虽然及时制止了他的话,但黄邙眼中的那抹惊慌是一时掩饰不去的。

瞧着这个儿子,黄夫人只觉得恨铁不成钢。若非他乃是黄家唯一的嫡长子,她如何会费这些心思。

来的还真是快,物华牵唇笑了笑。封琛,封家二子,平素里Xing情温厚,但是,兔子逼急了都会咬人,何况他只是脾气温厚,绝非是只没有脾气的兔子。

物华笑了一声,向着身边的秦相笙道了一句。“走了。”

秦相笙目光尚且还在封琛的身上,听到物华这么说,一时竟没有反应过来。“现在就走?”

物华只是低咳嗽了一声,并不多加解释什么。“封琛来了,黄邙便再没有翻盘之机了。”

顾子清想了想,点了点头。

秦相笙顾子清他们跟在物华身后挤出人群,秦相笙问道。“现在去何处?”

顾子清仰头瞧了瞧天色,笑道。“时间也差不多了,我也该回去了。”

闻言,秦相笙转头瞧他,啧啧了两声。“家有娇妻,怕是先前,陪我们吃饭吃的都不安心罢?”

听到此言,顾子清笑了笑却不反驳,只是拍了拍秦相笙的肩膀,意味深长。

“若是你日后遇上心仪的女子,便会明白心甘情愿甘之如饴八字如何书写了。”

秦相笙面带不屑之色,摆了摆手。“去吧去吧。去做你的心甘情愿、甘之如饴。”

物华的目光则在京兆府外转了一圈,只见原先停靠在那第二条巷子口的小马车已经不见了踪迹。

她目光之中飞速闪过些什么,只听这时,秦相笙兴致盎然的提议道。

“许久未曾去过花满楼了,物华。”他对着物华挤眉弄眼。“不如,我们去瞧瞧罢?明袖姑娘想必也是十分想念你才是啊。”

物华瞧着他那副模样,不由好笑。“走去?”

“恩,这个提议不错。”秦相笙摸了摸下巴。“走吧,顺便逛逛。”

天际染上淡淡的红色,待到日沉西山,最后一丝阳光消失后,冷风飕飕迎面扑来寒入骨髓之中。直直灌入路人的衣袍中,行走的路人无不将领口袖口紧紧拢着,似乎这般能暖和一些。

拐过几个路口,便是京都内最为繁华的东大街。沿途的热闹景象,似将这寒冷驱散了不少。

物华颇感无奈的站在秦相笙身后,瞧着他弯着身子十分认真的不断挑拣着摊位上的饰品首饰。略微一思索,倒也随他去了。毕竟他平素里的配饰挂件,皆是订做,瞧见这些新鲜玩意,未免好奇些。

察觉到身边不断凝聚过来的人群与目光,物华眸子四下扫视了一圈。

那些一一投来的目光,不出所料皆是女子,目光在触及到她的后,就跟被什么东西烫到一般,装作无意的飞速的收了回去,而面上泛出的点点红晕却出卖了她们。

瞧着秦相笙像是毫无所查,物华低声咳嗽了一下,眸子最后停留在隔壁的摊位上。

倒不是这个摊主长的如何英俊,他穿着朴素眉目清秀,就那么静静坐在那摊子后,现在还拿着一把雕刀雕刻着什么。摊子虽小,摆放着的东西倒是不少,木钗、木雕…零零碎碎杂七杂八的,清一色的木雕品。

他手法技巧都十分娴熟,动作很快。仔细瞧去,他摊位上的那些东西虽然不大实用,多是小孩的玩具,但却胜在做工精巧细腻。

在这吵嚷的大街上,他能这般专心致志,定力真是强的让人叹为观止。

就在物华出神之时,她头皮被扯痛,瞪向那个罪魁祸首,低声道。“你作甚?”

秦相笙拍掉物华伸出的手,左右瞧了瞧,满意的点了点头。

他是嫌最近的流言传得还不够猛烈么?入耳的惊叹之声让物华眯了眯眼,用目光示意。“注意些。”

秦相笙不为所动,小心翼翼的将她头顶的东西取下,像是怕被物华瞧见,他用袖子捂了个大概,物华只瞧见了那钗子上的那抹殷红,艳似桃花。

他漫不经心的,“又不是第一次了,顾及那么多做些什么。”

“我们越避嫌,指不定传的会越猛烈。”他拿起另外一只簪子瞧了瞧。

不满意,又放下。“嘴张在他们身上,又无法让他人闭嘴,那么,我们又何须在意?”

物华竟无法反驳什么,她眉头微动,飞速在摊位上扫视了一圈,又低头瞧了瞧秦相笙的袖子,学着他的模样,轻哼一声似笑非笑。

“秦兄,莫不是真被子清兄说的动了Chun心?”说着说着,物华抬头。“这才刚入冬,离Chun季还早的很。”

秦相笙只撇了他一眼,便故意忽略掉了她的问话。

物华瞧了瞧那摊位上,打趣道。“秦兄,你未免太小气了罢?”

秦相笙低哼一声,“你懂些什么,我只不过是瞧中了这个款式罢了。若是当真遇上心仪,改日送到天品纵里,请人帮我改造一下就是了。”

物华微怔,随即一笑。天品纵以袖里箭、惊**这类的机关巧件闻名,虽说也承接这些改造的细活,但费用可不少。“你想将支发钗打造成什么样子?匕首还是袖里箭?”

“唔。”秦相笙神神秘秘的一笑。

物华摇了摇头,感叹了一句。“秦公子果然是财大气粗。”

“去你的。”秦相笙笑着伸手推了推她。

隔壁摊主终于雕刻完了手中的物件,这才抽空抬头,想要瞧瞧一直站在自己摊位前,不瞧物件反而兴趣盎然的瞧着自己的人到底是谁。

身形纤瘦的男子站在距离摊子一步外的地方面含微笑的瞧着自己,男子半披半束的头发在空中与风共舞划出一个个优美的舞姿,而那双晶透深邃的黑瞳静静凝视着自己。

“啊!小心!”尖锐的惊呼之声响起的同时,物华的大麾被人狠狠一拉,一个踉跄下坐到了面前的小摊位上,她衣袖浮动间,将摊位上不少东西扫落地面。

下一刻,马扬蹄嘶鸣的声音擦过他的耳朵。“哒哒。”

物华眼睁睁瞧着那高扬的马蹄从自己眼前飞掠过去,只差分毫。

她似乎都能感受到那马匹身上的温度,待物华反应过来,胸膛下的那颗心脏不受控制的疯狂跳跃,一种行走在死亡边缘的感觉油然而生。

若非是她被人身后一拉,这马想必就从她身上踏过去了。

这马是怎么回事?她可不是站在路中央。

物华眉毛紧蹙,抬眼向着马上那人瞧去。就那么一眼,她便怔在原地,再也移不开脚步。

马背上的男子身穿着灰底流符纹骑装,系着同色腰带,背脊挺得笔直,墨发用紫色绸布紧紧扎高,露出半张英俊的侧脸。

他的侧脸俊朗而熟悉,他飞速的与物华对视了一眼,发觉物华没受什么伤,他便调转了视线,专心控制身下的马匹。

只是他座下的那匹马似乎不受他的控制,一路走来,已经磕磕碰碰撞倒了许多的摊位,不过好在没撞伤人。他紧紧抓着马缰,努力控制着那匹发狂的马。

从物华这个方向,似乎隐约瞧见了他紧紧抓着马缰的左手臂袖上染红了一片深色。

想来是那个地方的伤口崩裂开了。

那马受到牵制,烦躁不安的踏着步子,似乎想要将马背上的男子摔下来,可这么来回数次无果,它扬起蹄子,高声嘶鸣,毫不停留的向前奔去。

没想到,竟是在如此状况下,打了一个照面。

物华的眼神恍惚,面上不由浮出淡淡的苦涩。为了这么短短的一眼,在其背后到底堆积了什么,付出了什么,没有人会清楚。

物华低喃出声,眼中无数种情绪翻涌着。十三年了…..

转眼十三载。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